回應「金鍾仁」的謬論 - 田北俊 (2014年2月24日)

    《星島日報》於本月二十一日刊登了一篇題為「田少,請勿阻撓政府調控樓市」的來論,對於本人的人格,別有一番想像力豐富的醜詆。這位作者不敢以真名示人,似自知行為之陰暗,故化名「金鍾仁」對我和自由黨作出嚴重失實的指控。

文中吹噓雙辣招成效

   觀乎他的觀點和筆名諧音,令人「百分之一百感覺」或聯想到金鐘政府總部的心戰官員。梁政府施政,一年半以來弊拙叢生,招致社會各階層抨擊。他的寫作班子或幕僚,為特首民望破產而心焦如焚,可以理解,或亦值得同情,但不論這個「金鍾仁」是人是鬼,是金鐘還是破鑼,這種藏頭露尾的低級罵街,都並非正派 。

   金鍾仁在文中大力吹噓梁政府雙辣招的成效,說「房屋問題的解決漸露曙光」,「令市民能一圓置業夢」,為梁喉舌,鼓吹賣力,其情亦可憫。但事實是自雙辣招推出以後,樓價並無顯著向下,住宅成交量則大跌逾六成,二手市場猶如一潭死水。這是因為業主為免被抽重稅,紛紛不敢賣樓換樓,令二手盤大量扣壓,向巿場釋放無從,市場供應既適得其反,進一步減少,樓價就持續高企。
影響所及,想換樓的業主固然難以如願,想買樓的人亦更難買到,所謂令市民「一圓置業夢」,繼續成為黃粱幻夢。

會議少發言何來拖延

   再者,香港奉行自由市場經濟,故自由黨對於任何形式的保護主義都不敢苟同。香港針對非本地人買家徵重稅的舉措,對比其他資本主義先進國家如歐美、加拿大、日本等地,實甚為少見,因為若有普通常識,都知道過分干預市場運作,必然引起嚴重負面影響。在香港,地產代理、裝修業以至中產業主,就是先被犧牲的一群。

   我從事實業商貿多年,雖然不是「金鍾仁」所抬舉的「小地產商」,清楚知道市場力量巨大,根本不能任憑長官一拍腦袋即能伸手搓揉摸揑,隨意操控;即使政府能暫時壓抑需求,但日後只要稍一放鬆,牛頓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定律同樣應用,那股反彈力量將難以估量,屆時樓價可能飆升得更厲害。所以我們認為,要穩定樓市,增加供應和檢討高地價政策才是不二法門。

   金鍾仁又說我和自由黨「一直以各種手法拖延雙辣招的審議」。如果這位隱名打手,能事先問問那些負責雙辣招的官員,就知道在相關法案委員會共二十二次會議之中,我和自由黨另一委員張宇人的發言次數和時間,肯定遠遠少於很多泛民和建制派議員。許多時候,當官員一味打官腔、遊花園,我們更加不屑浪費時間跟這些領高薪的庸人糾纏,索性離場以不見為淨。試問這樣又何來設法拖延?

「三個字」總結:一派胡言

   自由黨反對雙辣招,全因為這個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弊大於利。可是,金鍾仁卻別有用心,指我單「跟某一中型地產商稔熟」,「不掌握主流地產商」的「民意」,更「因為維護一位朋友的利益而阻撓政府通過雙辣招」。

   我在商界數十年,當然不至於如梁振英先生一樣「冇朋友」,大中小型的地產商我都熟悉,除了十分了解行家們的看法,也會對所有意見一視同仁地考慮,絕對不會因私忘公。

   假如金鍾仁有甚麼實質證據,不妨說出來給公眾判斷,否則生安白造,憑空揑造一些毫無事實根據的指控,即是存心抹黑。簡而言之,要回應金鍾仁的謬論,或可套用那位喜歡偷偷摸摸地做事、被斥為賣黨求榮的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的絕技,用「三個字」來總結──一派胡言。

田北俊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4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