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回應《私營醫療機構規管》諮詢 (2015年3月18日) 

前言

  1. 近年私營醫療機構的表現為市民詬病,經常被投訴收費不透明,價格昂貴及床位不足等,而在美容中心出現的多宗醫療事故,亦被社會強烈批評,有關情況導致不少市民不願意到私家醫院求診而轉投公營醫療,令公私營醫療系統失衡的問題惡化。根據自由黨近期完成的問卷調查發現,高達六成(59%)受訪者認為政府最應該推行令收費更合理和更透明的規管措施,亦有逾六成(60.6%)受訪者表示,加強規管後會增加使用私營醫療機構的服務,可見市民對加強規管私營醫療機構的訴求十分強烈。
  2. 目前本港醫療服務監管架構相對落後,對市民的保障並不足夠。政府今次推出諮詢文件研究加強監管,建議的措施包括提高收費透明度、強化機構管治、提高對醫療服務處所的設備要求,以及加強罰則等,自由黨認為大致上都能提升私營醫療機構的運作水平,提升服務質素,並更好地保障市民的利益,長遠更可促進醫療產業化,故整體上都是支持的。然而,諮詢文件內亦有不足及遺漏之處,具體意見如下:

高風險醫療程序定義不清

  1. 諮詢文件中將擬受規管的私營醫療機構分為三類,即私家醫院、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的日間醫療機構,和法團組織管理下提供醫療服務的機構。其中第二類的日間醫療機構是以醫療程序是否屬於高風險來界定,但文件中的有關定義卻模糊不清。例如附件B(1)3e點「組織填充劑」是否等同「皮下填充劑」、第3j點「面部皮膚提升拉緊術」是否等同「埋線拉提」、第6e點「影像導航的體外震波碎石術」是否等同「衝擊波碎脂」或「聚焦超聲波溶脂」?這些定義都比較模糊不清。
  2. 事實上,現今的科技日新月異,可能令某些程序有不同的詮釋,而且隨著醫療服務的多元化和產業化發展,加上醫療儀器的普及化,廠商不斷將一些醫療設備簡化為具備接近相關效果的普及電器,必定會令目前的醫療程序分類法出現漏洞,政府有必要重視這個問題。

醫生的專業監管不足

  1. 近年發生多宗醫學美容事故,矛頭都指向没有專業醫生資格的操作人員,但不少專科醫生其實亦没有受過專業和完整的相關培訓。例如有婦科醫生未受過相關培訓就進行隆胸手術,以致出現問題,但目前醫務委員會對此情況並無嚴格禁止,而且對違規醫生的最高罰則也只是吊銷牌照。
  2. 而且文件只是按醫療程序的風險程度,要求提供治療者的處所備有應有的設備,但卻沒有對提供治療者,即醫生的專業培訓提出要求,例如註冊醫生能夠提供的服務内容,或醫治内容是什麼,整份文件都沒有提及。政府回應外界質疑時,一直表示市民求診需自行了解求診醫生是否具備有關經驗和資格,將責任交回市民,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對接受治療者的保障極度不足夠。

具體優化建議

  1. 政府應釐清有關高風險程序的定義及內容,並需與時並進,定期進行適度調整,亦需具體地列明私營醫療機構委任之負責人的要求,以完善整個規管制度。
  2. 與此同時,政府亦需完善醫生的監管制度,包括改革醫務委員會,及訂立更完善和合理的監管制度,規定醫生進行與美容相關的醫療程序前,必須接受過相關培訓,以更好地保障市民。
  3. 而自由黨的調查顯示75.2%的受訪者表示不了解諮詢內容,表示了解的只有24.8%,可見政府在宣傳方面的工作做得極度不足夠。因此,政府應加大宣傳力度,向公眾解釋是次諮詢的重點,以便更好地收集市民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