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回應《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檢討》公眾諮詢 (2016年5月20日)

一、前言

1.  為了防止工資過低,政府在2011年5月落實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每小時28港元水平的條例,其後逐步提升。先在2013年5月將有關工資水平提高至30元;繼而在2015年5月進一步提升至32.5元。法定最低工資在過去4年的累積增幅約為16%,對各行業的影響實在不容小覷。

2.  過去本港經濟向好、旅遊業興旺之時,中小企已為最低工資帶來的人力成本驟增及招聘困難付出代價。近年本港爆發「佔領事件」,以及接二連三的反內地旅客的滋擾行動,對香港這個旅遊城市造成很大的傷害,交通運輸、旅遊、酒店、飲食及零售等行業蒙受極大損失。

3.  因此,自由黨認為,政府就最低工資時薪水平作出檢討時,不能再漠視中小企的聲音,反而必須小心考慮各方面的正反因素,在現時經濟疲弱及旅遊業不振的環境下,維持最低工資水平不變;否則只要經濟下滑的巨浪襲來,最低工資水平過高的惡果就會顯現,屆時就恨錯難返。


二、具體回應

外圍環境嚴峻 本港前景依然荊棘滿途

4.  根據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在2016年2月發表的《2015年經濟概況及2016年展望》報告指出,香港經濟在2015年的增幅為2.4%,較過去十年的年均增幅3.4%為低。2016年的經濟亦只望增長1-2%,反映外圍環境的下行風險顯著,本港經濟仍然受到大環境所掣肘,難見曙光。

5.  事實上,香港經濟前景在今年仍受到若干不明朗因素影響。環球增長前景轉淡,加上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立場南轅北轍,有可能觸發國際金融及資產巿場大幅波動,為市場增添不穩定因素。一些主要發達經濟體的經濟環境脆弱不穩、需求不振,商品及能源價格持續向下,導致商品出口經濟體受雙重打擊,增長或會進一步倒退,更可能因此陷入財政及債務危機,並波及世界其他地區。

6.  香港作為一個細小和開放型的經濟體,今年的經濟前景仍要取決於外圍因素,相信影響2015年出口的不利外圍因素會延續至2016年。香港的服務輸出表現在2015年強差人意,錄得自1998年以來的首次年度跌幅,究其原因,訪港旅遊業進一步轉弱,加上貿易和貨運往來不振,令服務輸出飽受打擊。訪港旅客人次在踏入2016年後繼續下跌,不難理解旅遊業短期內仍會向下調整。因此旅遊服務輸出在今年可能仍有壓力,情況不容樂觀。

7.  貿易和貨運往來呆滯,料會繼續拖累與貿易相關的服務輸出和運輸服務輸出。加上全球金融環境持續波動,亦會牽制跨境金融及融資活動,金融及商用服務輸出將備受影響。值得注意是,美元強勢同時不利香港的價格競爭力,本港的貨物出口在短期內或仍會欠佳,難望在2016年出現大幅反彈。加上地緣政局緊張,料會進一步打擊環球貿易往來,香港根本不能置身事外,經濟前景仍然荊棘滿途。

8.  有見及此,自由黨認為,在現時外圍經濟環境仍然嚴峻,本港經濟充滿暗湧的情況下,更應務實行事,審慎為上。若政府在此時將最低工資水平作大幅度調整,顯然未能顧慮周全,此舉或進一步拖累中小企營商環境,亦有可能為勞動市場帶來衝擊,拖累本港經濟進一步下滑,情況將會更為惡劣。


業界困境不容忽視

9.  早於2012年,根據政府委託顧問進行的《法定最低工資對零售業及飲食業的薪酬階梯連鎖反應》專題研究就指出,零售及飲食兩大行業確實在最低工資影響下出現漣漪效應。據當時數據顯示,2011年9月每小時工資33.3元以下的零售業僱員,受連鎖反應影響下平均較2010年9月的工資增加11.8%,其中受連鎖反應影響的估計佔3.1個百分點。飲食業方面,2011年9月每小時所取工資在32.2元以下的業內僱員,亦較2010年9月的工資平均增加13.6%,其中受連鎖反應影響的估計佔3.5個百分點。

10.  由此可見,最低工資的實施以致調整,均會為零售及飲食業界帶來不容忽視的連鎖反應。時至今日,在最低工資水平不斷攀升的情況下,漣漪效應的影響相信已迫使業界走到臨界點。如果中小企在還未來得及消化經濟疲弱帶來的嚴峻考驗時,就要面對最低工資帶來的新一浪加薪潮的話,對業界的打擊及為勞動市場帶來的負面影響實在難以想像。

11.  根據統計處提供的「按行業劃分的企業經營情況(只包括有聘用僱員的企業)」資料顯示,按最低工資委員會所界定的低薪行業中,有關的中小型企業的僱員薪酬佔總經營開支自過去數年持續增加,至2014年達到44.2%;其中飲食業的僱員薪酬佔總經營開支達49.7%,保安服務、清潔服務以及安老院舍則分別為58.4%、62.2%及50.0%。反映工資水平即使調整幅度不大,仍會對僱員比例較高的行業構成重大壓力。

12.  除此之外,最低工資亦衍生了其他問題有待解決。在劃一的最低工資水平下,基層僱員多寧願從事工作環境相對較為舒適的行業,令部分行業出現人手短缺的情況。中小型企業必須要支付高於法定水平的薪酬,才可聘得人手,令經營愈加困難。

13.  參考統計處《2015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2015年5月至6月按行業主類劃分的每小時工資水平及分布(就業人數少於50的業務事業單位)指出,零售業每小時工資中位數已達到46.4元、飲食業為45.3元、清潔服務則是40.0元、保安服務更高達53.3元;而其他行業如陸路運輸亦同樣不遑多讓,每小時工資中位數達到64.5元。反映隨著最低工資的推行,各個行業的每小時工資水平正不斷上升,早已遠遠超出最低工資的水平及業界的可承受能力。

14.  由於中小企未能如大企業般,透過加強經濟效益或規模採購等措施減省成本,若再調高最低工資,中小企隨時會首當其衝,黯然離場。即使可勉強繼續生存,由於根本沒有多餘的盈利空間抵銷薪酬加幅,故必須藉加價來轉嫁成本,故此對市民的影響尤其為大。同樣地,調高最低工資並不只影響薪酬,更會進一步推高保險費、管理費、運輸費及各類物價等,最終帶來新一輪的加價潮,對中下層市民將造成較大的通脹壓力。

15.  另外,根據《最低工資委員會2014年報告》,過去幾年,本港職位增長主要是由內需帶動。一旦相關行業的業務表現轉差,招聘意欲將難免會受到影響,或會對勞工市場構成一定壓力。以聘請超過50萬名僱員、佔本港僱員15.6%(2014年6月至8月數字)的零售業及飲食業為例,零售業的表現在2014年第二季大幅下滑,而飲食業的食肆總收益亦持續錄得實質跌幅。同年其他行業如旅遊會議及展覽服務、資訊及通訊、銀行和電腦及資訊科技服務的業務增長步伐都顯著放緩。

16.  2014年中後期的「佔領行動」及隨之而來針對內地旅客的滋擾行動,對本港的旅遊業、營商環境及就業前景所造成負面影響一直揮之不去,對中小企的打擊尤其為甚。因此,若政府一再為了勞工界的壓力而輕率地向上調整最低工資水平的話,自由黨對此深表失望。我們期望當局在評估整體狀況時,特別考慮低盈利行業的經營情況,以全面的資料作準確評估。就此,自由黨認為最低工資水平若能維持現時水平,或考慮下調有關水平,均有助紓緩業界顧慮。


基層勞工情況已顯著改善

17.  根據《最低工資委員會2014年報告》,早於2011年5月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實施之時,已帶動所有僱員的每月工資第十個百分位數在2011年5月至6月按年錄得可觀的17.7%增幅,而全職僱員的相應增幅更高,達到17.9%。相比之下,在2013年5月及2015年5月實施的經修訂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對工資的推動效應已相對溫和。

18.  另外,在2011年至2014年年中期間,僱員收入續見改善,特別是受惠於法定最低工資實施的較低收入人士。在2011年第一季至2014年5月至7月期間,就業收入在最低十等分的全職僱員(撇除法定最低工資不適用的政府僱員及留宿家庭傭工)的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累計錄得36.4%的可觀升幅,而整體全職僱員的相應數字則有24.2%。再者,較低收入全職僱員的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較同期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增長為快,說明他們的收入得到實質改善。

19.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1年至2013年期間,不論教育程度高低,賺取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僱員人數都有所減少,當中具小學及以下學歷及教育程度達中四至中七的僱員的跌幅尤為明顯。這或多或少反映在近年人力供求偏緊的情況下,有更多較低薪僱員的工資已超越法定最低工資水平。

20.  由此看來,自落實推行首個最低工資後,基層市民的收入已大幅上升,而從事全職工作的就業人士已較容易脫離低收入組別。政策本身達致防止工資過低的原意,基層市民的生活亦因而得到不少改善,這是自由黨所樂見的。

21.既然最低工資已達到預期政策目標,而不少基層僱員的每小時工資亦早已大幅超越最低工資的水平,自由黨相信再度調高有關水平,只會造成較大的通脹壓力,在百物騰貴的侵蝕下,甚至抵銷基層人士因最低工資而獲調整薪酬所帶來的好處。有見及此,我們認為在現階段維持最低工資水平不變,讓中小企在這段時期有喘息的機會,是最明智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