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回應《職業介紹所實務守則草擬本》公眾諮詢 (2016年6月17日)

一、前言

勞工處最近發佈《職業介紹所實務守則》草擬本,並展開公眾諮詢,當中最令人關注的,是有關外傭職業介紹所的規管部分。事實上,外傭市場早已百病叢生,部分中介公司的不良經營拖垮了行業質素絕對是責無旁貸。可惜當局是次的諮詢,仍然停留在重申整體職業介紹所須要達到的標準的老生常談說法上,對近年外傭中介公司的不良陋習充耳不聞,對於是次「無牙」的諮詢能達到多大成效,自由黨不敢抱太高期望。

二、總體評價

我們一直強調,當局在處理外傭政策問題上,絕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必須要對症下藥。事實上,是次諮詢細看之下,不難發現文件只由狹窄的層面表達對中介行業的期望,未有全面為屬重災區的外傭中介行業作出診斷。須知道外傭中介行業與現時的外傭政策息息相關,而外傭政策又牽涉多個政府部門,包括現時正進行諮詢的勞工處,負責把關的入境處、執行《商品說明條例》的海關、還有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等,因此當局將中介公司的問題作垂直式的處理是自設圍牆,對解決問題幫助不大。

我們期望當局能把握時機,不再劃地為牢,藉是次諮詢帶出的契機對本港的外傭政策所有牽涉的範疇及各項相關的因素作出淺層診斷和深層剖析,在有需要時改弦易轍,避免問題加劇惡化,修補缺口;同時對外傭中介行業作根本性的調整,包括修訂相關法例等,以適當地規管業界。否則,這類和稀泥式的諮詢不能帶來實質的幫助及效果,亦未能為未來外傭政策的發展帶來任何意義。自由黨相信香港在處理有關問題上不限於「臨淵羨魚」,亦能像新加坡一樣「退而結網」,而外傭政策在當局大刀闊斧的調整下,受惠的絕不只是外傭及外傭僱主,更重要的還有因應問題處理不當而過往備受壓力的有關當局。

三、具體回應

為外傭中介從業員設立「考牌制度」加強監管

勞福局早於數年前,已承認現時制度存在不足之處,並承諾會對有關外傭中介公司的發牌及規管作檢討。然而,時至今日,勞工處的諮詢文件卻避重就輕,對如何加強規管業界隻字不提,委實令人非常失望。事實上,外傭市場質素每況愈下,除了中介公司的責任外,中介從業員的不良經營手法亦令行業歪風四起。

根據外傭僱主指出,現時有中介從業員另起爐灶,在隱瞞中介公司的情況下私自協助新僱主聘請外傭。然而,當局對有關情況卻不聞不問,令不少中介從業員肆無忌憚和有樣學樣,僱主及外傭的權益均受到損害。因此,自由黨一直指出,當局必須要完善外傭中介的制度及服務,除考慮仿傚新加坡在中介行業引入發牌和扣分制度外,亦必須一併為外傭中介從業員設立「考牌制度」,從而有效作出監管,並使其清楚了解有關方面的法律及保障範圍,避免提供不盡不實的資料,誤導僱主及外傭。此舉相等於地產及保險等行業,其職員均需透過考牌獲取專業資格,以保障各方權益。

設立外傭培訓考試中心

當局在諮詢文件中強調,職業介紹所應盡責和行事誠實,協助求職者和僱主作出有根據的決定,當中查核求職者和僱主雙方提供的資料,包括求職者在履歷表上提供的資料是否準確,如資歷及工作經驗等就十分重要。職業介紹所收取服務費用時,也應確保向僱主推薦的應徵者符合僱主所列出的語文能力、技能、工作經驗等要求。這對於隔山買牛的外傭僱主尤為重要。

可惜的是,中介公司在查核外傭的技能及經驗方面存在困難,因此「人不對辦」的情況經常發生。一般而言,即使外傭聲稱曾接受護理、照顧小朋友、長者和長期病患者的特別培訓,但由於中介公司或中介從業員缺乏專業知識,無法保證外傭聲稱所持有的技能及經驗屬實。

加上現時外傭供不應求,外傭在未到香港前已獲僱主聘用,中介公司更無誘因進一步核實外傭的履歷,令僱主更容易被誤導。因此,自由黨一直建議當局參考本地培訓家務助理的做法,設立外傭培訓考試中心,以統一的標準評核外傭處理家務及護理照顧的技能,以防僱主隔山買牛而被中介誤導,減低日後僱主及外傭之間的摩擦,加強對雙方的保障。

設置試用期 容許僱主先支付部分中介費用

根據現時僱傭合約規定,所有外傭來港費用,包括驗身、有關領事館的核實費用、簽証費、保險費、行政費、機票費等均全部由僱主支付,另外還包括中介服務費用等,涉及金額將近萬元。這筆款項對一個中產家庭而言絕非九牛一毛。可惜現時僱主聘請外傭,或外傭在港求職,均只能透過中介公司作聯繫,事前雙方均未有認識。如前文所述,面對現時中介公司良莠不齊及中介從業員缺乏專業知識的情況下,容易出現隔山買牛的情況,對僱主毫無保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早於2011年尾表示理解外傭僱主的情況,會詳細研究是否於外傭的標準僱傭合約中設置試用期。可惜2011年至今並未就設立試用期一事諮詢各團體。因此,自由黨建議當局必須提出具體措施,顧及僱主家庭在聘用外傭方面的權益。當局應考慮為僱主設置三個月試用期,而在有關的試用期內,中介公司只可向僱主收取部分中介費用,直至外傭通過試用期,僱主才付清有關的中介費用,以避免僱主被中介誤導,填補有關缺口。

正視外傭防疫及懷孕問題

根據僱傭條例,外傭來港工作前必須驗身,而且須僱傭雙方同意驗身報告結果後才會獲發工作證。然而,基本的驗身如痲疹及德國痲疹等傳染病的抗體檢查,卻未有包括在內。換言之,港府並無規定外傭必須接受防疫針注射才可在港工作。外傭的驗身計劃涵蓋層面有限,自由黨認為有關問題牽涉層面極廣,不可輕率處理。

事實上,香港針對外傭的防疫措施早已遠遜於台灣及新加坡,台灣數年前已規定所有外勞必須接種痲疹及德國痲疹疫苗,並需於抵台的三日內以及工作滿六、十八、三十個月後接受健康檢查;而新加坡則要求外傭每半年接受一次包括傳染病在內的身體檢查。

為免由於外傭並未有接種疫苗而令外傭僱主及社會遭受池魚之殃,當局實應及早籌劃並作出應變措施。現時僱傭合約要求僱主負擔外傭來港的體格檢驗費用,但有關的驗身項目卻不盡相同。故此,自由黨要求當局訂立統一的外傭驗身清單,當中必須包括傳染病的檢驗,供外傭僱主參考;並考慮為外傭提供防疫注射,以保障僱主家庭及社區健康。

與此同時,考慮到不同傳染病的「空窗期」存在差異而可能導致檢驗結果有誤的情況,自由黨要求當局設置三個月試用期,而在有關的試用期內,若外傭證實感染傳染病而導致身體健康出現問題,有關外傭必須返回原居地,而中介公司有責任為僱主再另覓新外傭而不應再額外收取費用,以合理保障僱主權益。

值得注意是,受孕後首三周的外傭亦可能由於「空窗期」而令檢驗結果失準,令僱主有可能在聘用有關外傭後才得悉其懷孕,而在此期間僱主既不能以懷孕理由將之解僱,還須為其提供婦產福利,同時有可能要承擔其人身安全的風險或賠償,令僱主蒙受精神及金錢上的損失。因此,自由黨認為有關情況亦須與上述外傭感染傳染病的做法一樣,在設立試用期的基礎上,懷孕外傭必須返回原居地,而中介須為僱主再另覓新外傭,以合理地保障僱主在聘用外傭方面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