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公開教師註冊資料」公眾諮詢的回應 (2015年9月8日)

近年教師註冊制度的透明度日益受到公眾關注。早前申訴專員公署收到一個學生家長組織有關教育局拒絕提供註冊教師名單的投訴,展開主動調查,發現由2009年到2012年間,教育局共接獲15宗公眾人士索取個別教師註冊資料的個案,但全數都不獲批准。局方解釋現時的《教育條例》並沒有授權局方向第三方披露教師的註冊資料,擔心公開教師註冊名單會觸犯《私隱條例》。

教育局拒絕公開註冊教師名單讓公眾查閱,雖然是依法辦事 ,但是由於教師有否註冊關乎學校、學生及家長的利益,教育局理應,尊重公眾的知情權,積極推動公開註冊教師名單。因此,自由黨同意當局應向公眾人士公開教師註冊資料。

公開名單堵塞漏洞

根據現時的《教育條例》,任何人士如在學校任教,必須註冊。雖然教育局強調有多項措施確保在職教師有完成註冊事宜,亦多次重申重視教師的專業操守,如有教師干犯嚴重罪行或有嚴重失德的行為,當局會取消其註冊教師資格,有關教師將不得再在學校或補習學校任教。

但是,當局多年來包攬了教師的註冊登記、資料儲存和核查等事務,並且依賴教師自行申報犯罪紀錄,欠缺公眾參與和監督,使有關註冊機制在實際執行上存在漏洞。根據現行做法,只有校方在取得註冊教師同意的情況下,才能向教育局查詢其教師註冊資料。換言之,若然校方不主動向當局查詢個別教師的註冊資料,就沒有第三方可以監察在職教師的註冊情況,變相就增加干犯嚴重罪行的人士匿藏校園執教的可能性。

事實上過往亦有類似的個案,2010年有男教師因偷拍罪成離開原本任教的中學。一個月後旋即應徵另一中學的教職並獲得聘用,該老師故意隱瞞案底紀錄,而校方亦沒有要求他作出有關申報,事件最終由學生揭發,引發社會極大回響。

以上的例子也許只是個別事件,卻反映出現行制度透明度不足,過份依賴教師自覺申報犯案紀錄等問題。教師的質素和操守,直接影響到學校的教學成效及學生安全,是家長和社會都十分關注的議題。無論是出於改善現有制度﹑堵塞漏洞,還是基於公共行政須公開透明的大原則,當局都應該公開註冊教師名單。

協商排除技術問題

對於諮詢文件提到的隱憂,自由黨認為那些只是技術性的細節,各持份者可以再具體商議,但技術細節不應該影響到提高註冊制度透明度的大方向。

首先,當局特別指出,基於《私隱條例》,「教育局雖可向在職教師徵詢他們對公開其教師註冊資料的意願,但對於那些已離職或退休的檢定教員,由於教育局沒有掌握他們最新的聯絡資料,故此,局方實無法悉數徵詢他們的意願」。此外,對於不同意公開其資料的註冊教師,他們的資料將不會列在公開名單之內。換言之,日後的公開的教師註冊名單,將會是一份不完整的名單。

這是基於現有法例,教師的隱私權也應該被尊重和保護。但即使是不完整的名單,也遠比現行的完全不公開﹑不透明的做法進步。雖然擬議的公開制度施行初期,已放下教鞭的檢定教員的資料不會列入公開名單,但由於在職的以及日後新入職的教師,在徵得他們同意的情況下,他們的資料將會收入公開名單。即使他們離職或者退休,註冊資料依然會保留在公開名單。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公開名單會日漸完備。當然,公開的註冊教師名單不會是一份百份之一百完整的名單,但這並不是放棄推行有關改革的理由。

自由黨明白到部分教師對公開註冊名單對可能洩漏個人隱私的憂慮,涉及的技術細節可供斟酌。環顧目前本港眾多的專業界別,諸如社工、醫生、護士、會計師、工程師等均有公開專業人員的註冊資料供公眾查核。以社工為例,公眾可於網上即時查詢註冊社工姓名﹑註冊編號及註冊期滿日期。另外,還可於註冊局辦事處免費查閱註冊紀錄冊,資料註冊社工的姓名、註冊編號、註冊地址、註冊所基於的資格及所報稱的受僱機構。教育局大可借鑑其他專業界別的經驗,妥善建立公開註冊名單,悉除業界疑慮。

總結

公共行政日益公開﹑透明是大勢所趨,不但有助保障市民和公眾利益,亦有助完善教師註冊制度,提升教師的專業認受程度,因此當局不應再諸多拖延,必須儘快與學校﹑教師﹑家長代表以及其他持份者協商,落實公開教師註冊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