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加強規管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以打擊洗錢諮詢文件》的回應 (2017年3月5日)

為符合現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活動的國際標準,當局建議修訂《打擊洗錢條例》,將條例的涵蓋範圍擴大至大部份的「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當中包括律師、會計師、地產代理,以及信託或公司服務提供者,要求他們遵守該條例訂明的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

對此,自由黨表示支持;當中,我們尤其贊同《諮詢文件》指「立法時應取得平衡,一方面按需要設立有效制度,以處理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出現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風險,另一方面須回應業界訴求,盡量減低規管對業界造成的負擔和引致的合規成本。日後推行的規管措施,應與其緩減風險的程度相稱,且不會對受規管的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造成不必要的負擔」的指導原則。

據此,我們對《諮詢文件》羅列的問題具體回應如下:

1 問:你是否同意採用風險為本模式,規定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採取與客戶風險狀況相稱的客戶盡職審查措施?

答:同意。

2 問:你是否同意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在處理可引致洗錢或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情況時,須對高風險客戶採取更嚴格的客戶盡職審查措施?

答:同意。

3 問:你認為是否應容許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對《打擊洗錢條例》列明的低風險客戶和產品,彈性採取簡化客戶盡職審查措施?

答:同意。

4 問:你認為除《打擊洗錢條例》列明的客戶和產品外,是否應容許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在其他特定情況採取簡化客戶盡職審查措施?如果應該,是哪類情況?理據為何(如適用,請提供統計數字以支持論據)?

答:交業界討論。

5 問:你是否同意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應備存紀錄六年,與金融機構看齊?

答:同意。

6 問:你是否同意第3.14段所建議,為律師、會計師、地產代理和信託或公司服務提供者指定的監管機構?

答:同意。

7 問:你是否同意,律師、會計師和地產代理行業在落實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的法例規定時,應借助相關法例現有的調查、紀律和上訴機制,無須成立新的統一監管機構?

答:同意。

8 問:你認為是否需要在《打擊洗錢條例》加入新條文,就不遵從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的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訂明相關的刑事制裁?

答:不需要。

9 問:《打擊洗錢條例》第3部賦權打擊洗錢監管機構視察和搜查金融機構;你認為是否應賦予香港律師會、香港會計師公會和地產代理監管局類似的權力?

答:交業界討論。

10 問:你是否同意實行90天的過渡期,讓現有信託或公司服務經營者轉至新的發牌制度?

答:交業界討論。

11 問: 你認為決定信託或公司服務提供者是否適當人選的準則恰當嗎?如果不恰當,應加入或剔除哪些準則?

答:交業界討論。

12 問:你是否同意信託或公司服務提供者的牌照有效期為三年(可申請續牌)?如果不同意,應把有效期定為多久?

答:同意。

13 問:你是否同意應對並無有效牌照而經營信託或公司服務的人士施加刑事制裁(包括處以第6級罰款及/或監禁最多六個月)?

答:同意。

14 問:你是否同意應對不遵從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的信託或公司服務提供者施加擬議監管制裁?

答:同意。

15 問:你是否同意重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金融機構)覆核審裁處,使其可以處理就公司註冊處處長日後實施信託或公司服務提供者發牌和紀律制度時所作決定而提出的上訴?

答:同意。

16 問:《打擊洗錢條例》現時斷定實益擁有權控制權益的門檻為不少於10%;你是否同意把門檻修訂為25%以上,與《公司條例》日後的規定一致?

答: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