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公眾諮詢作出的回應 (2017年3月10日)

一、前言 

1. 本港的殘疾院舍近期發生許多駭人聽聞的性侵院友個案,而院友遭性侵的個案甚至有上升的趨勢。其中,最惡名昭彰的例子是「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嫌多次性侵智障女院友,但由於其中一名事主因創傷後壓力症和智力問題而無法出庭作供,最終令律政司撤控。因此,儘管張健華受千夫所指,卻仍可逍遙法外。事實上,事件僅屬冰山一角。

2. 關於兒童性侵的個案亦相當嚴重。社署的資料顯示,過去5年接獲多宗相關個案,[1]平均每年多達300宗,佔整體虐兒案件的三成。

3. 儘管如此,當局對於智障人士遭性侵問題並不十分關注,甚至「沒有備存有關因證人(包括受害人)無法出庭作供而須撤銷檢控的統計數字,或涉及居於殘疾人士院舍人士為受害者的性罪行檢控的統計數字。」[2]

4. 此外,鑑於資訊科技發達,外國時常出現許多孌童癖者於網上誘識兒童,藉博取他們的信任而侵犯兒童。事實上,類似的案件在香港亦時有所聞,包括醫院、校園風化案,或兒童在手機程式、網上被引誘而遭性侵。

. 自由黨對八大主要建議基本立場

5. 建議一 - 「在香港同意年齡應劃一定為16歲,並應不論性別和性傾向而適用」 (同意)

6. 建議二 - 「涉及兒童及少年人的罪行應無分性別,並應分為兩類罪行,其中一類涉及13歲以下兒童,另一類則涉及16歲以下兒童,這些罪行可由成年人或兒童干犯」(同意)

7. 建議三 - 「涉及年滿13歲但未滿16歲的兒童的罪行是否應屬絕對法律責任罪行,這個問題應交由香港社會考慮」 (不同意,應屬於「絕對法律責任罪行」)

8. 建議四 - 「年滿13歲但未滿16歲的人之間經同意下進行的涉及性的行為應繼續訂為刑事罪行,但認同控方有檢控酌情權」(不同意)

9. 建議五 - 「新訂一系列涉及兒童的罪行,這些罪行無分性別,並可為兒童提供更廣泛的保護」(同意)

10 建議六 - 「新訂一項為性目的誘識兒童的罪行以保護兒童,防止戀童癖者藉流動電話或互聯網與兒童通訊來進行誘識,以取得他們的信任和信心,意圖對他們作出性侵犯」(同意)

11. 建議七 - 「新訂一系列涉及精神缺損人士的罪行,這些罪行無分性別,並可提供更佳的保護」;及(同意)

12. 建議八 - 「應否訂立法例處理涉及就年滿16歲但未滿18歲的少年人濫用受信任地位的行為,這個問題應交由香港社會考慮」(同意)

 三、自由黨對文件內容深入探討

13. 自由黨支持諮詢文件內的大部份修訂內容,並認同必須改革一些落伍的條文,即為易受傷害的人在性方面提供更多保障。自由黨認同委員會大部分的修改建議,包括新訂立一系列涉及兒童的罪行 (不分性別、為性目的誘識兒童的罪行)以保護兒童,並防止孌童癖者藉流動電話或互聯網進行誘識行動,同時亦新訂不少對精神缺損人士的保護法例 (如不分性別等) 然而,我們對部份建議有所保留。

建議一:在香港同意年齡應劃一為16

14.條例旨在讓男女在性方面上更為平等,強調「不應帶有性傾向或性行為習慣方面的區分」,並冀將有關保障包括男童 (原有法例只保障女童),本意甚佳,因現時有不少報導個案中的事主皆為男童,故自由黨贊成有關建議。

建議二:絕對法律責任應否適用於涉及年滿13歲但未滿16歲兒童的罪行,應交由香港社會考慮

15. 我們認為,「絕對法律責任」適用於在此年齡層上,正如委員會將合法性交年齡劃一至16歲一樣道理。那些所謂「年滿13歲但未滿16歲的人之間經同意下進行的涉及性的行為應繼續訂為刑事罪行,但認同控方酌情權」的條例,卻會帶來法律上的灰色地帶,致使在處理有關案件時變得更為複雜。

16. 所謂的「同意」又會否是受害人被迫承認「自願」,即遭對方威脅而禁聲或隱瞞事實,故為免引起不同程度的爭議,我們認為「絕對法律責任」適用於年滿13歲但未滿16歲的兒童,而且,他們的心智是否足夠成熟又是另一個問題了,故不存在「自願」或「同意」與否。

建議八:有關應否立法保護16歲或以上但未滿18歲少年人的議題,應交由香港社會考慮

17. 自由黨贊同以上觀點。就改革涉及濫用受信任地位的性罪行考慮可採納的模式上,我們認為「第二種模式:不界定受信任地位」較為合適,因任何人均可借「信任地位」,包括「受信任或權威地位的人」、「存在受養人關係」等,藉以向此年齡層的青少年進行性剝削。

18.再者,縱然合法性交年齡劃一至16歲,但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條訂明,18歲以下的人均屬兒童,正如文件提出的「保護原則」,而且有關法例並非禁止他們進行性行為,而是希望保護他們免受性剝削。 



[1] 東方日報 2016年5月5日

[2] 政府新聞公報 2016年11月23日 <立法會五題:保障殘疾人士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