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諮詢文件的回應 (2018年8月31日)

一、 前言

1. 自政府於2000年《施政報告》提出在十年內把中學畢業生接收專上教育的比率增至六成後,自資專上界別的發展規模顯著增長。時至2015/16學年,專上教育普及率更升至七成,遠超前任政府所設的目標。無可否認,專上教育普及率高企實屬良政,然而,自資專上界別的蓬勃發展亦衍生了不少弊病,如自資專上課程(特別是副學士課程)的質素參差和自資專上界別的可持續性成疑等,多年來一直為人詬病。故此,政府有必要因時制宜檢討相關事項。

2. 事實上,自由黨早於2011年便促請政府檢討自資專上界別的相關政策與發展。事隔多年,自由黨樂見政府終於採納建議,並在去年成立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研究相關事宜。針對自資專上界別的不同議題,自由黨詳述下列意見,予以參考。

二、回應

I. 自資專上界別的角色

公帑資助和自資專上界別互補不足

3. 自資專上界別可滿足中學畢業生對於專上教育的殷切需求,補足公帑資助界別存在學額不足的問題。以2017/18學年為例,2017年的中六畢業生人數共有52,100人,而公帑資助的專上課程(第一年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學額只有合共26,270個,未能涵蓋大部分的中學畢業生。自資專上界別的出現則正好填補此缺漏,為莘莘學子提供更多接受專上教育的機會。

4. 而且,自資專上院校的課程設計彈性比受資助院校的較大,可以因應市場的發展潮流而開辦課程,如電子競技和程式編碼課程,既能為學子提供更多元化、創新的選擇,又能進一步完善本港專上教育的專業範疇。

II. 對自資專上界別的規管和支援

市場主導,政府促進

5. 為使自資專上界別可持續地穩健發展,多年來政府推行了多項的支援措施。然而,自資專上院校始終是獨立營運並自負盈虧的院校,其營辦模式不涉及政府的經常性開支。在此情況下,自由黨認為應由市場力量主導自資專上界別為主,政府支援為輔,以確保自專專上界別的質素及可持續發展為目標,惟不應過度管理自資專上院校的運作,以保證院校的自主性。

放寬自資專上院校取錄非本地學生的限制

6. 大灣區的發展如箭在弦,香港因應自身的軟硬件優勢,定能在大灣區發展中擔當獨特的角色。香港作為區內的高等教育樞紐,必須把握機遇,自由黨建議政府將自資專上院校錄取非本地生的限制由一成放寬至兩成,並向國家教育部爭取容許更多自資院校到內地招生,既可協助自資院校應對香港的中學畢業生人數下跌的趨勢,使之得以穩定發展,又能促進中港兩地的人才交流。

修訂《專上學院條例》(第320章)

7. 自資專上界別多年來蓬勃發展,情況日新月異,但《專上學院條例》自1960年制定後均未有重大的修訂,條文未能與時並進而配合現況。就此,自由黨贊成當局檢討及修訂《條例》,除了一些技術性修訂外,如刪除或修改中學會考證書是入讀學院的最低要求及學院必須設有病房等條文,當局亦必須就監管院校方面理順條文,明確地說明政府的角色及權力,進一步確立規管框架。自由黨亦認為當局有必要將所有自資專上院校歸納在《條例》下一併監管,確保自資院校在管治及課程的質素保證方面得以保持一致。

設立取消院校註冊制度

8. 《專上學院條例》雖列明若學院未能符合《條例》下的註冊條件,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可拒絕將任何專上學院註冊或取消其註冊,但卻沒有明確指出相關的評審標準,未能有效地監察院校的質素。因此,自由黨認同設立取消院校註冊制度,規定經過試辦期後仍未達原訂目標的院校,可取消註冊,以此推動院校的課程質素。然而,自由黨認為當局在訂立評審指標時必須謹慎,應著重於評核院校課程的質素,如學校的資源、設備及師資、師生比例等,但不應將收生數量作為評核準則,以免窒礙新成立而又有潛能的自資院校的發展。就試辦期而言,若年期訂立太短則未能取得全面而客觀數據,而太長又會花費大量行政人力,故自由黨建議應訂為五年。現時普遍學士學位的平均修讀期為四年,而五年的試辦期則方便當局可就整個課程作透徹的量化審核,亦可就畢業生的質素、能力等作出質化評核。

設立統一的自資院校質素保證監管機制

9. 就自資專上院校的質素,政府現時有不同的監察機制,在評審架構上出現了架床疊屋的現象。本港現有的「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和「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分別監察教資會資助院校所開辦的自資副學位課程之質素;及非教資會資助的本地大專院校開辦的課程,包括職業資歷作出評審。但是,機制之間的差異難以保證各個營辦機構的課程質素得以保持一致,亦對各自資院校有不公平之嫌。

10. 就此,自由黨早在2011年便已要求政府設立統一的自資院校質素保證監管機制,現再次促請政府當局盡早設立此機制。在同一準則的監管制度下,讓各自資院校可以公平公正地接受質素保證的評核,既可增加大眾對核證結果的公信力,又能確保各自資專上課程的質素,杜絕課程「商品化」、「劣質化」的情況。

III.副學位課程的未來路向

取消副學士課程

11. 副學士一般被視為用作銜接學士學位課程的橋樑,但是本港的資助銜接學士學位名額嚴重不足。以2016/17學年為例,自資副學位的實際收生人數合共有19,000人,但資助大學的高年級收生學額則只有4,600個,相形之下實是杯水車薪。學子花費兩年光陰及大量的金錢來進修副學士課程後,未能升讀大學的大有人在。此外,由於副學士課程側重學術方面的通才教育,其資歷在就業方面的認受性亦比不上高級文憑,未能受僱主廣泛認同。可見,副學士課程對畢業生造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問題。基於上述原因,自由黨建議當局取消副學士課程,以進一步明確資歷架構。

加強發展職業專才教育

12. 自由黨建議政府取消副學士課程的同時,將資源轉向加強發展職業專才教育。政府自2015/16年推出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就人力需求殷切的行業,如創意工業和建築及工程,資助學生修讀指定範疇的全日制經本地評審自資學士學位課程。自由黨認為計劃的原意可取,能為不同行業注入新血之餘,又可促進自資專上界別的多元發展,但政府應考慮涵蓋更多以實驗室為本的課程,以配合市場需求及推動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教育的工作。

13. 此外,高級文憑的課程設計側重職業知識及專業技能,以讓學生應付工作需求。然而,本港的高級文憑課程的職業定向有待加強,在兩年的修讀期只能為學生提供十分有限的實習機會,導致課程內容多屬「紙上談兵」,令學生難以真正掌握專業技能。故此,自由黨認為政府當局有必要強化高級文憑的職業定位,增加再實習培訓的機會,優化課程內容,令畢業生更具優勢來迎合市場所需。

三、

14. 總結而言,自由黨贊同公帑資助與自資專上界別並行發展的政策,亦認為自資專上界別的設立有其必要性,以促進高等教育可持續的多元化發展。而對自資專上界別的策略則採取「市場主導,政府促進」,以確保自資專上院校的自主性。

15. 針對副學士課程,因其質素參差、認受性成疑及銜接學位不足,自由黨建議取消副學士課程,轉而加強發展職業專才教育,強化高級文憑的職業定向,使之與傳統學術專上教育並駕齊驅,既為中學畢業生提供更完善及多元化的教育機會,亦避免出現資源錯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