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人身傷害個案按期支付未來金錢損失賠款」小組委員會《人身傷害個案按期支付未來金錢損失賠款》諮詢文件的初步回應 (2018年8月24日)

1. 問題一:法庭應否獲立法賦予權力,在人身傷害個案中就未來金錢損失的損害賠償作出按期付款令?

政策原則上,我們支持立法賦予法庭權力,作出「按期付款令」。

在不改變現時人身傷害個案按普通法「回復原狀」或「十足補償損失」基準判給損害賠償的前提下,以傳統的「乘數/被乘數」計算方式就「未來金錢損失」作「整筆補償」的制度,因未來事態發展不能預測(包括受傷害人的未來狀況、醫療費用、及投資回報率等變化),致使判給損害賠償的整筆款項不是太少便是太多,早已為人咎病,無庸置疑。

相反,在受傷害人有生之年向其作出「按期支付賠款」、付款額可按當時零售價格指數升幅(或跌幅)更改、及在受傷害人身體出現嚴重惡化或重大改善情況下可更改法庭命令或協議的替代安排,更能有效體現普通法「回復原狀」或「十足補償損失」基準的要求,這也是個共識。

唯一疑問,是有關之「按期付款」安排,在法庭沒有獲立法賦予權力作出相關命令的情況下,與訟雙方會否自願接受?

傳統「整筆補償」安排,對未來不能預測的風險(尤其是投資回報率),更多由受傷害人承擔;然而,受傷害人能一次過取得整筆補償而不用等待經年,人性上有其吸引力。相反,就能否為「按期付款」安排提供足夠資金的投資回報風險,將全數轉嫁被告人及其保險機構,有關機構如何取得相應的投資回報,令「按期付款」安排得以持續,在近年動盪的金融環境中,卻是個必須克服的嚴峻問題。同時,長期管理「按期付款」,也增加機構的運作成本,有關機構表現不積極可以預期。

按英國相關的法律改革經驗,自《1996年損害賠償法令》原第2條引入自願性「按期付款」安排,期間成功落實的個案並不多見。直至2003年修訂《法令》第2條,賦權法庭在無需取得當事人同意情況下作出「按期付款令」後,情況出現顯著變化。有關經驗,引證若要落實「按期付款」安排,立法賦權法庭有其必要。

 

2.  問題二:折扣率的訂定和發布應採用甚麼機制?

我們支持小組委員會的建議。

小組委員會建議參考英國《1996年損害賠償法令》第1條,授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在諮詢相關政府部門(例如庫務署、香港金融管理局、政府統計處)以及其他持份者(例如保險業、醫院管理局及汽車保險局),在參考包華禮法官在2013年Chan Pak Ting案所訂的「混合資產組合」(由定期存款、外匯基金債券和優質股份組成)過往表現後,檢討「折扣率」。

迄今,英國《1996年損害賠償法令》第1條機制運作超過20年,行之有效;香港法庭依據Chan Pak Ting案「混合資產組合」回報所釐定的「折扣率」也持續應用四年有多,表現穩定。

需指出的是,即使不推行「按期付款令」安排、繼續採用傳統的「乘數/被乘數」計算方式作「整筆補償」,法庭仍需就達至算式中的「乘數」釐定所需的「折扣率」,有關之「折扣率」不能避免地將隨環球金融市場的變化、投資工具回報率的變化而改變。現時,釐定「折扣率」需循冗長的法庭訴訟程序進行,過程涉及各類專業知識和專家證人,釐定「折扣率」的昂貴社會成本卻需由個別與訟人承擔,既費時失事,也不合理,極不理想。

 

3. 問題三:對於法庭判給和檢討按期付款令的權力,應施加甚麼考慮因素和限制?

關於問題三、問題四和問題五,我們認為,應參考英國《1996年損害賠償法令》(經《2003年法院法令》修訂)及其附屬法例《2005年損害賠償(更改按期付款)令》的具體安排,無須另覓路徑。

向來,關於人身傷害賠償的法律,香港一直緊隨英國的法律發展;按原則,「按期付款令」的法律框架同樣適用。具體安排,《諮詢文件》已有詳細討論,在此不贅。小組委員會基本建議採納英國現行「按期付款令」的法律框架;對此,我們表示贊同。

我們認為,法律草擬上,應如《法令》第2(1)條般全面賦予法庭判給「按期付款」的權力(無指定特定個案類別、涵蓋全部或部份未來金錢損失),以在其認為公正和公平的情況下行使。實際局限,將體現於類似如《法令》第2(3)條的規定:「法庭除非信納根據一項按期付款能合適穩妥地持續作出,否則不得作出該命令」。

一如小組委員會所言,在有關問題上,英國和香港兩地的重要分別,並不在於法律的應用,而在於香港並無如倫敦般擁有成熟的年金市場,為被告人及其保險機構提供合適的產品,「合適穩妥地」持續履行其法律責任。因此,即使法律上全面賦予法庭權力,實際上,「按期付款令」可供應用的範圍,將取決於香港在此方面的實際情況:若被告人不能提供「合適穩妥」的保證,即使受傷害人願意,「按期付款」安排將不被採納。

我們重申,若香港市場實際情況不足以支持全方位採納「按期付款」的安排,實際應用上,法庭應採循序原則,將「按期付款」先應用於合適的範圍,除避免企業和保險機構面對難控風險和不合理地增加成本外,也讓香港金融市場有足夠時間發展相對應的產品,以支持「按期付款」安排健康穩妥地發展。

 

4. 問題四:出現甚麼情況便可檢討按期付款令及相關或有事件,而現行判給損害賠償的體制應否與按期付款令的體制並存?

同上。


5. 問題五:法庭在作出按期付款令之前,應否考慮付款方的穩健程度、提供資金選項和合適性?

同上。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