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 《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檢討公眾諮詢》 諮詢回應 (2018年9月19日)

一、 前言

1. 2013年,審計署發表《免地價或以象徵式地價直接批出土地予私人體育會所》報告,就政府免地價或以象徵式地價把土地租予 “私人體育會所”作出審查,當中審查了批予27個私人體育會所的32份私人遊樂場地契約,並集中研究政府如何管理這些契約,以確保達到批出契約的目的。審計署發現這些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土地出現懷疑違規情況,相關部門的監察及審批工作不完善又欠缺周詳的考慮,加上有關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過時,有需要重新檢討,故此,民政事務局於2014年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

2. 近年,香港樓價高企,市民難以置業;住宅租金昂貴,輪候公屋時間又長,棲身之所難覓。房屋供應短缺,不少人歸因於香港土地緊絀,坊間不乏聲音希望政府開拓土地,其中便有建議政府收回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以騰出土地作房屋發展,而部分私人遊樂場可覓地重置,以便更好地運用土地資源。對此,自由黨認為政府應該先考慮填海造地以回應覓地建屋的迫切需求,同時也要積極監察私人體育會所的運作,減少出現違規的狀況,並要求契約用地承租人進一步開放設施,以更好地配合及支援本港的康體發展,善用公共資源。

二、總體評價

3. 為跟進審計署署長在2013年發表的《免地價或以象徵式地價直接批出土地予私人體育會所》報告書的內容,民政事務局於翌年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就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作檢討,可見民政事務局的反應積極,從善如流;而跨部門工作小組又以發展局、地政總署及規劃署的代表為常設成員,並由這三個最為相關的部門提供適切的建議,能夠有效改善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問題;而且,以這三個部門為工作小組的常設成員,在與各決策局商討議題時,既可即時提供更多相關的資料,又可減低在執行改善政策時因缺乏職位上的權限而造成失誤。

三、 具體回應

鼓勵開放設施及共享體育資源

4. 本港的土地供應不足,政府難以在短期內覓得土地興建體育設施以滿足龐大需求,故此,當局在評估契約地應否予以保留時,有需要增加或修改契約條款,要求該等私人體育會需要開放指定設施予公眾使用;這既可確保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的設施不會只有少部分會員或團體可以享用,能夠惠及整體市民,同時亦可藉共享體育設施而減少公眾對熱門體育設備需求的壓力,善用資源。

5. 此外,當局在與契約地承租人續約時,應該要把該私人體育會對推動本港體育發展的貢獻納入保留契約的評估指標中。事實上,香港開埠初期,公共體育及康樂設施嚴重缺乏,政府便透過契約以免地價或象徵式地價批出土地,推動體育發展;然而,本港土地珍貴,一地難求,既然契約地的承租人只須繳付象徵式地租,承租人不僅有責任要協助政府達致「普及化」、「精英化」及「盛事化」的體育政策目標,更應要主動與學校或體育總會合作,提供訓練場地及培訓新血,致力推動體育發展。

增加開放時間及分階段提升市值地租

6. 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香港整體的公眾運動場及室內體育館均供應不足。本港公共體育館的使用率甚高,經常爆滿,加上公共體育設備殘舊或未及翻新,市民與體育團體難以享用設施;相反,私人體育會的運動配套大多簇新齊備,供應數量較多,所以,政府不單要鼓勵公營學校開放學校操場及活動室等設施,當局更應要要求私人體育會增加開放場地及時間,紓緩公共體育場地及設施不足的問題。

7. 有資料發現,有私人體育會未有兌現承諾,開放設施最少50小時予公眾或合資格外界團體使用。面對沒有遵守契約條款的地契約承租人,當局應先作出嚴厲警告,如發現仍未履行責任,當局可考慮該承租人不獲續約,懲戒違規者,以警告其他承租人必須恪守合約,真正開放場地及時間予公眾。

8. 另外,某類私人體育會主要經營非普及的運動項目,外界鮮有接觸,對此類運動根本毫無認識,甚至存有誤解;有見及此,這類私人體育會更要透過延長開放時間,與合資格的團體合作,舉辦更多體育賽事及活動,讓公眾重新認識這類較冷門的運動,吸引更多新人入會;又或者可邀請學生到該體育會參觀及「試玩」,讓學生嘗試接觸新的運動,從而培訓新血,讓本港的體育發展更全面。

9. 現時,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承租人只須繳付象徵式地價,而工作小組建議向私人體育會徵收十足市值地價的三分之一。不難預見,新增的地租將會增加私人體育會的營運成本與開支,為開源節流,不排除財政儲備較薄弱的私人體育會需要裁減人手,導致部分員工失業;香港寸金尺土,無可否認,向地契約的承租人收取十足市值地價的三分之一是有需要的,然而,自由黨認為,當局可分階段執行徵收地租,讓承租人可有時間作財務上的安排,以免影響服務的提供及質素。

評核地契續

10. 香港政府正積極覓地建屋以應付龐大的住屋需求,坊間建議政府收回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作房屋發展的聲音此起彼落,然而,當局不可只顧一方的聲音而忽略整體的房屋規劃以及本港的體育發展;以高爾夫球場用地為例,由香港高爾夫球會承租、位於粉嶺佔地約170公頃的高爾夫球場,部份人建議收回作興建公營房屋之用,強調該契約用地可增加數萬個單位,有效改善住屋問題,故此,收回該契約地是刻不容緩的。

11. 不過,外界卻忽略該契約用地附近的基建配套能否支援該區市民的日常生活或衣食住行,假如該地帶的人口大增,交通、污水、醫療等設備根本難以負荷,尤其是現時港鐵的載客量已接近飽和,實在難以消化新增龐大的人口,即使要擴建公路,亦要面對收地、賠償、技術等問題;再者,該球場內擁有大量珍貴的古樹名木及古跡,不易遷移,不宜破壞;可見,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應否回收作其他用途,是需要當局審慎及全面的分析。

12. 此外,不少學校因欠缺相關的配套而未能教授某類運動,導致某項運動因學生較少接觸及不為大眾所熟悉而未能普及,外界亦因此而對非主流的運動及相關的私人體育會存有誤解或偏見,粉嶺高爾夫球場就是一個例子。收回契約用地作為建屋之用固然重要,但大眾因對某項運動的認識不足而認為該契約用地不應獲續約,這不但立場偏頗,也對非普及化的運動項目心存不公,所以,當局在評估地契續約事宜時,必須保持中立及客觀分析,即使當局最終有意收回契約用地作其他用途,亦要協助承租人安置員工或另覓地方作重置。

善用土地及建立「土地及基建開發基金」

13. 外界一直指本港欠缺土地建屋,其實本港仍有土地可發展。自由黨一直倡議,當局必須在已發展的區域物色可以改變土地用途的土地,以善用閒置土地及增加土地的總供應量;加快覓地拓展新發展區、善用岩洞及在維港以外地區適當地填海;事實上,在維港以外大規模填海,不但不會牽涉收地或業權問題,亦不會影響既得利益者,所以,政府可推動在維港以外填海,以解決中長期的土地不足問題。

14. 另外,鑑於政府的庫房持有龐大盈餘,政府應該成立一個「土地及基建開發基金」。該基金只限於用作填海及新開發區的基建工程開支,當局每年可將財政盈餘的三成撥入基金,作為其營運資金,無須向立法會申請,以加快這類公營項目的撥款程序,讓本港土地供應及基建可以快速發展。若果當局能夠善用土地及添置相應的基建配套以紓緩房屋供應問題,自然能夠減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與覓地建屋兩者之間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