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立法修訂第374章諮詢文件》回應 (2018年9月30日)

一、 前言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第56(1)條規定,如有車輛發生意外而導致不在該車輛或該車輛所拖曳的拖車之內或之上的動物受到損害,(有關動物按56(4)條所界定,指任何馬、牛、驢、騾、綿羊、豬或山羊等),該司機必須停車;並根據第56(2)條的要求,該車輛的司機在被要求時,須向警務人員或任何有合理理由提出要求的人士提供資料。

1. 第56(2A)條更訂明,涉事司機如因任何理由不提供上述詳情,涉事司機須在合理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而在任何情況下而且不遲於意外發生後 24 小時,親自前往最近的警署或向任何警務人員報告該意外。任何人違反有關規定,即屬犯罪,可處罰款及監禁。現時,政府建議,修訂《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第56(4)條(條例),將有關條例的適用範圍進一步擴展狗和貓,即當交通意外導致其受傷時,司機必須停車及作出舉報。

二、具體評價

將條例的適用範圍擴展至貓狗的做法合理 須平衡道路駕駛者的權益

2. 漁農自然護理署於2017年5月發表香港獸醫專業發展顧問研究報告,根據研究報告推算,於2016年飼養的狗和貓數量佔全港飼養寵物 (魚類除外) 68.2萬隻的75%。本港作為寵物飼養的狗貓數量由2005年約297,000隻劇增至2016年約511,000隻,其中狗隻佔約30萬隻,而貓隻則有超過21萬隻。11年間有關寵物的數量增加214,000隻,增幅達72%。

3. 有關數字可以反映,近年市民飼養貓狗的數目不斷增加,而寵物走失和在交通意外中受傷的風險也隨而增加。現時報章和社交媒體不時報導有關貓狗遭車輛撞倒受傷甚至死亡的事件,由於法例未有規定司機在有關意外後有必要停車及向警方作出舉報,故有關動物在受傷後未必能夠得到適時的救助,令事件當中的動物權益備受關注。

4. 現時政府當局建議修訂相關法例,將有關條例的適用範圍及舉報責任進一步擴展至狗及貓,自由黨一直重視動物權益,認為有關做法合理。我們相信通過有關修訂,可以加強司機在駕駛時對周遭動物的警覺性,有助減少意外的發生。同時,建議修訂亦要求司機在發生交通意外導致貓狗受傷後須作出舉報,避免司機遇事不報而影響動物的健康,相信有關措施可提高動物受傷後的生還機會,回應了社會對有關動物權益的訴求,自由黨認為建議值得支持。

5. 然而,我們必須指出,任何法例上的改動都必須要顧及整體情況,在維護動物福利與道路駕駛者權益之間取得合理平衡,不能顧此失彼,政策向單一方面傾斜,而是次的法例修訂亦應避免把所有責任歸咎於道路駕駛者。

6. 根據《狂犬病條例》(第421章)第23條規定,狗隻畜養人必須以狗帶牽引或以其他方式妥善控制狗隻,否則狗隻不得出現於公衆地方 (或按常理可預料狗隻會從該地方遊蕩至公眾地方),違者最高可被處罰款$10,000元。由此可見,在現行法例要求下,狗隻畜養人有責任妥善管理其狗隻,若因狗隻畜養人未有按法例要求而導致狗隻在道路上發生意外,狗隻畜養人理應負上全責。

擬議法例存在灰色地帶或有反效果 當局必須有更全面考慮

7. 與此同時,現時當局劃一規定所有司機在駕駛時遇事必報的做法亦存在灰色地帶。首先,不少運輸業界人士均駕駛重型車輛,有關車輛由於體積龐大,在行車時未必能注意體型相對較為細小,而行動速度快捷的貓狗進入行車路線。因此,有關司機在行車時或較難閃避有關動物,或即使遇事時亦未必能輕易察覺,一旦條例實施,容易令司機誤墮法網,有關情況亦見於同樣駕駛大型車輛如旅遊巴的司機。

8. 其次,法例未有具體交代若有司機不幸撞到貓狗後報警處理,司機須要負上什麼刑事責任。究竟是當作一般交通意外處理,還是純粹以屍體發現處理,並通知漁護署作清理。再者,現時的道路存在交通黑點,加上在繁忙時段的地段及高速公路車輛絡繹不絕,若當局未能提供任何措施,協助司機識別貓狗進入道路範圍,而修訂的法例亦未有就其中的灰色地帶提供豁免處理,在面對日益嚴重的流浪貓狗問題,情況只會更令人擔憂。

9. 自由黨雖然認同當局以保護動物作為出發點提出修例,但由於箇中細節含糊不清,擔心一旦修例會對道路駕駛者造成不公。我們期望,當局在落實建議前必須有更全面的考慮,釐清當中的細則,以免法例令人無所適從。同時,當局理應在實際執法層面上就個別情況提供豁免,包括為在繁忙時段的地段及高速公路上行使中的車輛提供豁免,以免遇事必報的做法反而加重路面交通的負擔,既令交通更形擠塞,亦嚴重影響市民日常生活。


積極處理流浪貓狗問題及認真看待棄養行為成效才能事半功倍

10. 本港的流浪貓狗問題嚴重,根據漁護署資料,2017年署方捕捉的流浪貓狗數目分別達到1,566隻及674隻,情況值得關注。不難理解,流浪貓狗增添道路駕駛者的風險,同時對貓狗自身亦造成安全風險,兩者均構成不穩定的因素。

11. 自2015年1月起,漁護署支持愛護動物協會及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分別於長洲及元朗的選定地點推行為期3年的流浪狗「捕捉、絕育、放回」試驗計劃,旨在為捕獲的流浪狗進行絕育手術,然後將其放回原來所在地,藉此減少流浪狗隻的數目。

12. 不過,我們認為,一些保護動物福利組織在個別地區均自願營辦「捕絕放」計劃,並取得成功,其經驗亦值得有關當局借鑒。我們期望,在建議修例前,當局必須採取更積極的態度應對數目龐大的流浪貓狗問題,在可行的情況下加強與坊間的志願組織及義工團體緊密溝通,務求在政策和執行上,盡力平衡動物的生存權及福祉以致道路駕駛者的權益。

13. 除此以外,自由黨認為,現時的法例未有將棄養行為列為殘酷對待動物行為,只有在《狂犬病條例》(第421章)下,棄掉動物才是違法行為,變相是姑息甚至助長棄養的行為。根據愛護動物協會的資料顯示,主人棄養寵物時最常用的原因包括居所不容許飼養寵物、搬家、遷離香港、缺乏空間、寵物數目太多以及有家庭成員懷孕或有嬰兒誕生等。

14. 我們強烈讉責此等不負責任的行為。事實上,有三分之一的狗隻之所以被棄養到愛護動物協會,是因為狗主並沒有認真考慮清楚將來居所的限制會對其狗隻造成怎樣的影響。與此同時,有很多人非常不負責任,即使非常清楚所居住的大廈並不容許飼養狗隻,但仍然固執而行。更有些飼主是低估了狗隻的實際需要,或照料好寵物所需的時間和責任。當新鮮感不再時,他們或許便不想繼續把狗隻飼養下去。

15. 因此,我們認為當局有必須制定長遠而全面的保護動物法例,內容應包括重新確立殘酷對待動物的定義、加入「照顧動物責任」的概念及守則,清晰列明遺棄動物屬殘酷對待動物行為,並考慮訂定棄養罰則及刑責,以鼓勵公眾在飼養寵物前三思而後行,一方面用以減少對動物造成的傷害,而另一方面亦可避免棄養的動物淪為流浪貓狗,增加道路駕駛者的風險。我們相信,只有減少流浪貓狗數目,透過多管齊下,才可令是次法例修訂的效果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