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美容服務消費合約設立法定冷靜期》公眾諮詢的回應 (2019年4月16日) 

1. 香港現時有超過六千間美容院,美容師和相關從業員有逾四萬人,估計當中九成以上的美容院都屬於中小微企,他們一直承受著租金、人工等成本飇升以及銀行施加苛刻條款的壓力,不時面對資金周轉等難題。若然政府再以一刀切的「連坐」手法,立法對整個美容業實施強制性冷靜期,勢必令眾多無辜的美容院百上加斤,最終很可能不堪負荷,釀成結業潮,沉重打擊整個行業的生存空間和從業員生計。因此,自由黨反對政府計劃就美容服務消費合約實施法定冷靜期,違背自由市場原則和自由締結合約精神。

治本在於改善執法

2. 儘管政府當局表示「理解商戶多數為殷實商人」,聲稱立法建議只為針對業內少數害群之馬,但實際上卻是將絕大多數正當守法的美容院都拉下水,做法有失公允。

3. 對於少數害群之馬的不良營商行為,當局本就有法可依,且行之有效。正如諮詢文件所列,香港現時至少有八條法例保障消費者權益,包括《商品說明條例》、《度量衡條例》、《失實陳述條例》、《不合情理合約條例》、《貨品售賣條例》及《服務提供(隱含條款)條例》、《消費品安全條例》及《玩具及兒童產品安全條例》。

4. 特別是《商品說明條例》於2012年修訂後,針對打擊虛假商品說明、誤導性遺漏、具威嚇性營業行為、餌誘式廣告宣傳、先誘後轉銷售行為、不當地接受付款等六種不良營商手法,違者須承擔刑責,可被判處入獄及巨額罰款。再加上其他如打擊恐嚇、威脅、禁錮等罪行的刑事法例,現行法規已具有相當阻嚇力。

5. 政府當局辯稱刑事罪行的檢控門檻高,消費者又多不願意錄口供、出庭作證,以致成功檢控數字偏低。但要知道,刑事檢控向來是執法當局的專職,受過嚴格專業訓練的執法人員應有能力應對不同境況,若真的遇到搜證及檢控困難,治本之策在於全面檢討相關程序和方法,如改為加強「放蛇」行動,甚或考慮修訂現行法例堵塞漏洞,並且加以教育市民肩負良好公民責任,挺身而出指證違法者,而並非為了貪方便,索性將責任全諉過於美容業界,犧牲眾多無辜經營者的利益。

強制性冷靜期妨礙營商

6. 況且,諮詢文件所提的建議根本脫離現實,一旦實施,許多美容院勢必面對經營成本高升壓力,不僅生存空間愈來愈窄,而且在成本轉嫁下,消費者也隨時得不償失。例如:

a)  諮詢文件建議,商戶可從退款中扣除消費者在冷靜期內享用了的服務收費,但須參照合約總金額按比例計算。

可是,商戶單次向顧客提供服務的成本,通常高於一次過大批購買的平均成本。比如有客人購買一套包括二十次美容療程的服務,價值共六千元,在冷靜期內使用一次後取消合約,他只需按平均價負擔三百元,惟單獨購買一次服務實需五百元。換言之,那二百元差價便要由商戶承擔。同時,有關建議只會誘使更多人藉購買套票以較低平均價格享用部分服務。在政府的「有形之手」干預下,美容院面對承擔大額差價的風險,只有被迫放棄套票優惠安排,顧客則要逐次支付較高收費,買賣雙方都無所得益。

b)  諮詢文件建議,如以信用卡一筆過付款,商戶退款時可扣除交易金額的3%作行政費;如分期付款,可扣除5%。

對於以上建議收費,當局亦已承認,現時銀行向商戶收取信用卡退款的行政費其實不止此數。據了解,銀行現就分期付款收取手續費達8-11%,故差價又很可能由商戶承擔。羊毛出在羊身上,額外成本最終多少會轉嫁至消費者,間接推高物價。

7. 事實上,信用卡收單銀行長久以來對美容院施加不少苛刻要求,如限制信用卡交易金額;除公司資產,也要有個人物業作抵押;扣起每月最高限額達六倍現金作長期無息抵押;即使顧客用信用卡直接全數付款,也要在簽卡後三至六個月才向美容院歸還款項等。有關做法往往令美容院資金周轉緊張。

8. 消委會去年四月公布其《倡議設立強制性冷靜期的研究報告》之後,多間銀行已隨即通知美容院,進一步提高信用卡交易的退款手續費,以及延遲向商戶發還退款,例如由原來90日加長至120日,原來120日則加長至150日,即使商戶在銀行有抵押品也受到同樣對待。銀行的做法令美容業界憂慮,若實施強制冷靜期,將有更多顧客要求退款,銀行又懷疑美容院出問題,因而進一步收緊條款,屆時屬中小微型的美容院實難再調撥更多資金周轉繼續經營,唯有關門結業。

無視道德風險 致大批合約取消

9. 實施強制性冷靜期,無形中促使更多消費者傾向取消合約。政府在諮詢文件裡也承認:「透過法例賦予消費者單方面取消合約的權利,可能帶來道德風險,因消費者可能於作交易決定時有欠謹慎」。

10. 尤其諮詢文件建議,消費者可以採用在擬訂法例中的「取消合約通知書」範本或商戶自訂的通知書,以書面形式通知商戶取消合約,如果消費者使用了上述通知書,商戶必須接受及安排取消合約。換言之,日後顧客既無須提供理由,又無須與美容院接觸洽談,便可單方面取消合約。不難想像,這將容易造成濫用,甚至有無理取鬧的顧客肆意要求退款,令市場出現混亂。

11. 現時顧客購買美容服務或產品之後,若改變主意,大部分美容院不管有否設立自願冷靜期,一般也會盡力與有關顧客協商,尋求雙方接受的解決方案,務求與顧客保持良好持久的賓客關係。據業界經驗,有高達九成的顧客最終都願意接受協商方案。可是,日後美容院再沒有機會與要求退款的客人接觸,不僅未能挽回相關訂單,長遠還可能失去有關客人。

總結及建議

12. 經過逾三十年發展,香港的美容業除了能吸納大量勞動人口,為眾多從業員特別是婦女提供自力更生機會,更有發展成為優勢產業的基礎,蘊藏著極大經濟效益。根據一項市場研究,美容業在2015年的總收入就達到73億港元。若政府輕率地對美容業施行強制性冷靜期,只會令業內經營成本增加,這給大企業帶來的問題或不算嚴重,但中小微企則難以負擔,變相淘汰他們,更扼殺了整個行業。

13. 正當政府和社會各界都在努力設法為百業「拆牆鬆綁」,利便營商,當局推出這個立法建議無疑是在「開倒車」。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擱置實施強制性冷靜期,改為支持推動全港美容業界自訂業界自我規管約章,設立自願性冷靜期及相關退款和調解機制,以冀在保障消費者和業界經營需要之間取得適切平衡。同時,政府應該著力協助美容業界跟銀行磋商,為業界爭取公平交易條件和理想的經營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