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提升動物福利建議》諮詢文件回應 (2019年7月31日)

一、 背景

1. 鑑於社會對動物的關注日益增加,政府決定府重新審視《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以更具體及理想地促進本港的動物福利,及就如何達致理想的動物福利提供指引。根據建議,當局決定向動物負有責任的人施加「謹慎責任」,要求他們妥善照顧動物的福利,並建議加重殘酷對待動物的罰則,以及建議執法人員在危急時有進入處所拯救動物和檢取動物的權力。

二、具體評價

將棄養行為列為殘酷對待動物行為的建議恰當

2. 現時,保護動物的概念和工作主要由《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 章)涵蓋。《條例》是保護動物的核心法例,不但保障動物不會遭受殘酷對待,還規定動物主人或畜養人必須履行照顧責任。根據《條例》,殘酷對待動物的行為包括殘酷地打、踢、惡待任何動物或殘酷地將其折磨、激怒 或驚嚇,導致其受到不必要的痛苦。殘酷對待動物的行為還包括沒有妥善運載動物及關禁動物。任何人如沒有對動物提供充足的食物和清水,或導致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即屬犯罪。

3. 事實上,當局上一次就有關《條例》及《防止殘酷對待動物規例》(第 169A章) 所訂定的罰則水平作出修訂,已是2006年。根據資料顯示,當局修訂違反《條例》所禁止行為的罪行,最高罰款由5,000元大幅提高至200,000元,最高監禁刑期則由6個月大增至3年。違反《規例》所載規定的罪行,最高罰款由2,000元增至50,000元。

4. 另外,當局表示,已就《條例》中有關「殘酷對待動物」的定義,以及《條例》和《規例》下的相關罰則,參考其他司法管轄區(包括新南威爾士州、昆士蘭、新西蘭、英國、加利福尼亞州、哥倫比亞特區、新加坡、日本、台灣及澳門)的同等定義/罰則而作出檢討。

5. 當局指出,在這些法例條文之中,大多數都以作出或不作出行為,導致動物受到不必要痛苦,作為「殘酷對待動物」定義的基本原則。此外,香港在有關法例下對「殘酷對待動物」的定義,與某些司法管轄區的條文甚為相近 (例如:昆士蘭、新南威爾士州、加利福尼亞州和新加坡)。

6. 然而,自由黨認為,現時《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 的重點是禁止和懲罰虐待動物的行為,但它沒有具體促進良好福利或提供有關如何實踐良好福利的指引,也沒有權力剝奪曾違反殘酷對待動物法例人士飼養動物的資格。執法人員在動物遭受痛苦之前能採取行動的權力有限。

7. 與此同時,現時法例未有將棄養行為列為殘酷對待動物行為,只有在《狂犬病條例》(第421章)下,棄掉動物才是違法行為,變相是姑息甚至助長了棄養的行為。根據愛護動物協會的資料顯示,主人棄養寵物時最常用的原因包括居所不容許飼養寵物、搬屋、遷離香港、缺乏空間、寵物數目太多以及有家庭成員懷孕或有嬰兒誕生等。

8.我們一直強烈讉責此等不負責任的行為。事實上,有三分之一的狗隻之所以被棄養到愛護動物協會,是因為狗主並沒有認真考慮清楚將來居所的限制會對其狗隻造成怎樣的影響。與此同時,有很多人非常不負責任,即使非常清楚所居住的大廈並不容許飼養狗隻,但仍然固執而行。更有些飼主是低估了狗隻的實際需要,或照料好寵物所需要的時間和責任,當新鮮感不再時,他們或許便不想繼續把狗隻飼養下去。

9. 因此,我們多年來一直爭取當局制定長遠而全面的保護動物法例,內容應包括重新確立殘酷對待動物的定義、加入「照顧動物責任」的概念及守則,並清楚地列明遺棄動物屬於殘酷對待動物行為,並考慮訂定棄養的罰則及刑責,以鼓勵公眾在飼養寵物前三思而後行,減少對動物造成的傷害。

10.  對於現時當局決定修訂相關法例,向對動物負有責任的人施加「謹慎責任」,規定對動物負有責任的人必須採取合理措施,確保照顧到動物的福利需要,並將遺棄動物等同任由動物處於無法照顧其福利需要的環境,可被視為違反謹慎責任,並加重罰則,我們贊同有關做法。同時,我們亦同意當局加重整體殘酷對待動物的罰則,以及容讓執法人員在危急時有進入處所拯救動物和檢取動物的權力。

11.  我們相信有關建議可減少對動物造成的傷害,達致保護動物、尊重生命的目的。將遺棄動物等同違反謹慎責任,亦可避免棄養的動物流浪街頭,增加道路駕駛者的風險及衍生其他社會問題。整體而言,我們相信有關措施能有效提升本港動物的福利。

修訂建議未有加強打擊販賣動物及擴展動物晶片登記令人失望

12.  於2016年,當局修訂《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動物售賣商)規例》(第 139B章),以加強規管動物售賣及狗隻繁育活動。《動物售賣商規例》的最高罰則,由2,000元增至100,000元 (涉及並無持有牌照或單次許可證而出售動物或禽鳥、飼養狗隻以作繁育及出售用途),以及由1,000元增至50,000元 (涉及違反牌照或許可證的附加條件),以增強對違反動物售賣商和狗隻繁育牌照條件的阻嚇作用。此外,漁護署署長如認為某人並非動物售賣商/狗隻繁育者的適當人選,包括考慮該人曾否違反《條例》所載的罪行等因素,可拒絕批給牌照或取消牌照。

13.  自由黨認同當局當時的修例,用以加強規管動物售賣及有關的繁育活動。但我們認為,法例的執行力對打擊非法動物繁殖場同樣重要。我們一直要求,當局應增撥資源,加強執法人員巡查的權力,以杜絕無牌的動物繁殖場繼續經營,殘害小生命。對於是次諮詢文件中未有觸及有關範疇方面的工作,以及就加強執法人員巡查的權力的相關方面進行建議,委實令人失望。

14.  另外,根據現時《狂犬病規例》(第421A章)規定,所有超過 5 個月大的狗隻須接種疫苗、植入微型晶片及領取牌照,以預防和控制狂犬病的傳播,同時亦有助主人尋回走失的狗隻,減低狗隻走失的機會。根據政府統計處於2011年進行的統計顯示,全港約82%的狗隻已接受防疫注射、領有牌照,並植入微型晶片。然而,有關法例並未有涵蓋貓隻及其他寵物。當局解釋,受感染貓隻傳播狂犬病的風險相對較受感染狗隻為低,而且狗隻和貓隻的行為不盡相同,因此不適宜對這兩種動物施加相同的法例管制措施。

15.  我們並不贊同當局的做法。事實上,將犬隻動物晶片登記及繁殖監管制度擴展至貓類,以及其他經常被視為寵物的動物物種著實有必要。有關措施既可在遇事時協助主人領回走失的寵物,亦可防止不負責任的主人遺棄寵物,以更全面保障動物權益。而且,若法例層面不容許對不同動物採取相同的管制措施,當局應進一步研究是否有需要為管理貓隻或其他動物而引入獨立的法律機制,而非一拖再拖,在加強保護動物的層面上又再「嘆慢版」,自我設限,令提升動物福利的整體成效受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