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 《長遠減碳策略》諮詢文件回應 (2019年9月23日)

一、 前言

1. 在過去一個世紀,自工業革命以來,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不斷增加,對氣候的影響完全蓋過了太陽活動、地球軌道改變及火山活動等自然因素的影響。人類活動所引致的氣候變化,已經成為各國現時重大的挑戰。隨著全球平均溫度持續上升,極端高溫會出現得更頻繁,乾旱地區會變得更乾,多雨地區會有更多雨水。與此同時,全球平均海平面繼續上升,增加了風暴潮的威脅和沿岸地區被淹浸的風險。

2. 香港與全球一樣,在過去百多年有變暖的趨勢。根據綠色和平的資料顯示,雖然香港的人口僅佔全球的千份之一,但本港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卻相等於全球的千份之二。因此,香港亦面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巨大挑戰,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當中包括熱夜數目的增加和寒冷日數的減少。除了氣溫上升外,香港比以前經歷更多滂沱大雨的日子,維多利亞港的海平面逐步上升, 以及在過去兩年出現超強颱風「天鴿」和「山竹」,引發了連串風暴潮,造成本港多處受到嚴重破壞等

二、具體回應

巴黎協定與香港息息相關

3. 承接將在2020年屆滿的《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在2015年12月通過,並於2016年11月4日生效。《巴黎協定》規定所有締約方必須致力履行「國家自主貢獻」的責任,在緊接的年份設立具透明度的機制,以便執行《巴黎協定》;並合力達到碳排放峰值並邁向1.5℃至2℃的目標,即把全球增溫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攝氏1.5度之內;以及在2023年進行第一次全球盤點,此後每5年進行一次,以評估集體進展情況。

4. 事實上,《巴黎協定》是一份目標進取的多邊協議,單單期望將氣溫升幅控制在攝氏1.5度內的目標,就等於要求所有締約方將整體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30年前減少四成半。按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巴黎協定》同樣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並呼籲私營部門、民間社會、金融機構、各城市和地方社區通力合作,開展更有力度及更進取的氣候行動。由於氣候變化的問題越趨嚴峻,危機如箭在弦,自由黨認同香港作為地球村的一分子,實在不能獨善其身,有必要更積極地作出回應。 

香港的減碳目標與碳排放源頭

5. 考慮到國家的減排承諾,香港在制定本地的減碳目標時亦表現進取。在2009年,中國承諾於2020年或之前把整體碳強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40%至45%;而在2010年,香港訂立減碳目標時,則承諾在2020年把香港的碳強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50%至60%。

6. 至2015年,中國公布新的減排承諾,目標是在2030年把國家碳強度從2005年的水平降低60%至65%。其後,香港政府亦表示會以此作為參考,持續加強本地的減排計劃,並訂立更進一步的碳強度目標,在2030年把碳強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65%至70%,相當於26%至36%絕對減排量,以及人均排放量減至3.3至3.8公噸。

7. 按《香港氣候變化報告2015》顯示,發電是本地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源(以二氧化碳為主),佔總排放量約七成。同樣值得注意是,香港約九成的能源消耗與全港42,000座建築物有關,即建築物的能源消耗佔香港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約六成。另外,運輸是第二大排放源,佔溫室氣體總排放約兩成,主要來自汽車的燃油使用。

發電減排目標宜顧及市民的承受能力及選擇權

8. 根據環境局2017年《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的報告顯示,本地發電仍然是至今本港最大的碳排放源頭,佔總排放量約70%。隨着人口增加和經濟增長,近年來發電的排放量一直維持在約4,000萬至4,500萬公噸二氧化碳量。因此,減少發電燃料組合中使用煤炭的比例,並以合適的低碳替代品取代,將是未來電力公司的重要挑戰。

9. 自1997年開始,當局決定不再興建新的燃煤發電機組,而為配合減排目標,政府一再表示,目前最適合香港而又可大規模替代燃煤發電的技術為天然氣發電。根據環境局資料顯示,首台燃氣發電機組於1996年興建,現時香港已有共10台同類發電機組,於2015年滿足本港27%的電力需求。環境局預計,至2020年左右,天然氣將滿足本港大約一半的電力需求,而燃煤發電將可以減少至約25%。

10. 同時,當局表示會與兩家電力公司協作,確保他們未來10年可獲得足夠的天然氣供應,並具備適切的基建設施,以使用更多天然氣。兩家電力公司正研究設立海上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的可行性,以便把液化天然氣輸入香港,再由浮式裝置進行氣化。當局一再表示,雖然投資興建新的燃氣機組及促進可再生能源涉及高昂的財政成本,但在空氣質素、公眾健康及氣候變化方面卻會帶來重大裨益。因此,在權衡輕重後,當局仍會堅持有關的規劃及減碳步伐。

11. 然而,自由黨必須指出,香港最初在2010年跟隨國家擬在2020年之前減低碳排放量,即把碳強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50%至60%。由於發電佔碳排放量接近7成,故優化發電燃料組合是實現目標的重要步驟。不過,有關目標只屬自願性質,為了達標而迫使市民付鈔的做法值得商榷。

12. 事實上,本港缺乏天然資源,為確保能夠獲得穩定的燃料供應而又能達致優化本港燃煤發電的目標,本港早於2008年與內地簽訂《能源合作諒解備忘錄》,訂定西氣東輸二線為其中一個向香港供氣的新氣源。然而,西氣東輸二線工程浩大,天然氣管網自中亞國家土庫曼跨逾千里來港,所費不菲。

13. 除此之外,中電亦曾多番強調西氣東輸二線供港天然氣價對發電燃料成本構成壓力,加上中電現時採用的崖城天然氣田快將枯竭,未來將集中採用西氣東輸的供氣源,故發電成本必然增加。現時兩電再為配合減碳目標而設立海上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技術層面複雜且相關工程浩大,所費更不菲。我們不禁要問,當局何不考慮使用成本較低的核電,而同時分階段實施自願性的減排目標,避免電費水平短時間急劇增加,平衡環保與市民的承受能力。

14. 以往社會對採用什麼能源發電,有兩方面討論,一是電價低廉,一是認同為了減排,願意為此多付電費。自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釀成福島核電廠巨大核災難後,政府對核電取態轉趨審慎,諮詢數次迴避了增加輸入核電的可行性。但面對未來有可能大幅增加電費,政府會否採取更務實的態度,而市民又會否同意增加輸入核電,是當局值得探究的方向。

15. 事實上,近年內地核電機組的興建及營運數量不斷增加,至2020年,預計鄰近香港的地區有超過50個核反應堆。因此,我們必須明白,由於珠三角境內的核電廠數量不會因為港人拒絕使用更多核電而增加或減少,故香港增加輸入及使用核電,並不會增加本港的安全風險。同時,由於核電價格相對便宜及穩定,故增加使用核電極有可能紓緩市民的電費壓力。因此,自由黨認為當局不能迴避是否增加使用核電的問題。

在建築物層面上節能事半功倍

16. 城市的碳排放主要源自建築物,根據環境局2017年《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的報告顯示,香港的建築物佔全港用電量90%,而超過60%的碳排放來自建築物耗能相關的電力生產。因此,自由黨認為,在與建築物相關的界別實踐節能是重要一環,既可有效改善香港的能源效益,又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17. 現時《建築物能源效益條例》(第610章)要求新建建築物和實施主要裝修工程的現有建築物的主要屋宇裝備裝置(包括空調裝置、電力裝置、升降機及自動梯裝置以及照明裝置),須符合《建築物能源效益守則》的基本能源效益標準。

18. 在地區發展方面,為配合啟德發展區的可持續和環保發展,政府正在該區設立區域供冷系統,為區內的建築物提供冷水以作空調之用。該系統已於2013年初開始運作。事實上,區域供冷系統是具能源效益的空調系統,與傳統氣冷式空調系統和獨立使用冷卻塔的水冷式空調系統比較,區域供冷系統可節省分別約35%和20%的用電量。其他國家如新加坡、歐洲和美國,已廣泛採用這項技術。而由於區域供冷系統的能源效益較高,在整個系統完成後,當局估計每年可節省高達8,500萬度電,每年可減少排放59,500公噸二氧化碳。自由黨認同有關措施,並期望在往後的新發展區均應用相關技術,令本港逐步邁向低碳城市。

19. 另外,政府早於2008年開始推出建築物碳審計指引,有關指引可以讓建築物使用者及管理人員評估本身建築物的碳排放量,發掘改善的空間,並制定減排措施,以提升能源效益及減少廢物,降低建築物的營運成本和碳排放。現時政府的建築物和公共設施均會進行碳審計,而政府亦與香港交易所共同向上市公司介紹及推廣有關政府於2014年12月推出的香港上市公司碳足跡資料庫網站。截至2017年5月,合共有70間上市公司在網站上公開有關碳管理資料。自由黨認為政府在有關建築物節能層面上作牽頭角色,對其他機構起了重要的示範作用。

20. 自2011年開始,房委會在公共屋邨發展初期設計階段,使用碳排放估算(CEE)方法,估算樓宇在整個生命周期的碳排放量,以提供有效的設計驗証方法,評估公共屋邨的生命周期碳排放的整體表現。自由黨認為房委會作為主要負責開發和管理公共屋邨的公營部門, 通過不同途徑管理公共屋邨的能源消耗和碳足跡,在有關環保減排的層面上為其他機構樹立榜樣,值得一讚。

21. 其實,節能在任何時候都是重要的,亦是香港持續減低碳排放至為關鍵的方法。因此,我們認為,當局除了持續提升新建建築的節能表現外,亦應處理及提升既有建築及公共基礎建設的節能表現。因此,現時當局與主要商業及公共樓宇業主建立「4Ts」夥伴關係(「4Ts」包括訂立目標、制定時間表、開放透明及共同參與),以提升既有建築的節能表現,並藉此刺激本地能源效益市場,自由黨認為所有措施均值得支持。

從交通運輸方面體現環保節能

22. 根據政府資料顯示,本港運輸交通的碳排放量佔總碳排放量的18%,是第二大排放源。因此,自由黨認為,強化現時本港的低碳交通系統,為市民提供主要的公共交通服務,對環保節能均有裨益。

23. 根據環境局的資料顯示,本港每日出行人次當中,約9成使用公共運輸服務。規劃署於2018年公布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報告中,建議透過空間規劃重塑出行模式,以減少依賴車輛出行的需求,其中包括在新發展區及主要市區以外的區域規劃更多就業機遇,以拉近工作及居住地點的距離;同時,人口及有關活動亦會規劃在公共運輸樞紐的覆蓋範圍之內,並推廣步行與單車代步來減少以車輛為主的出行模式,從而減少碳足跡。自由黨對有關方向亦表支持,並期望當局繼續透過採用綜合土地用途、交通和環境考慮的規劃模式,在達致減排的同時,促進可持續的城市流動性及發展。

24. 事實上,自由黨一直急市民所急,在運輸交通的節能環保議題上不遺餘力,在多年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期望中,多次表達對有關議題的各項建議。須知道,過去10年,市民因呼吸系統疾病而住院的人數飆升4成至2017年的19多萬人次,而因為該等疾病而導致的死亡個案則較同期上升37%,因此,改善路邊空氣質素其實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25. 現時多個國家包括中國、挪威、德國及英國等地的政府已宣布將於2025年後相繼禁售燃油車;同時歐洲的汽車製造商已公報將於2025年停止生產燃油車輛,而未來生產零排放的環保電動車將成為全球汽車產業發展的大方向。故此,我們認為,為配合有關的大趨勢,當局應在收緊車輛廢氣排放標準前,在配套設施方面著墨更多,確保市場已有足夠的車輛選擇及相關的設施配套。同時,就去年施政報告已提出的淘汰歐盟四期老舊商業柴油車輛計劃,政府應盡快諮詢相關運輸業界。

26. 至於在推動環保車輛的層面上,鑑於生產電動車已成為全球汽車產業發展的大方向,為了進一步推動電動車普及化,政府應該全面檢討推動電動車的政策,並制訂階段性的推動目標,包括修改《建築物條例》的相關條文,以強制所有新建之商住樓宇內的車位,必須提供充電設施,供電動車充電之用。同時,研究於現有政府物業及公營房屋的停車場、路旁泊車位及公眾停車場添置電動車充電設施等。

致力減少碳足印 重新發牌鼓勵農業發展

27.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不同範疇都有碳足印的影子,食物也不例外。食物的碳足印包括種植、飼養、耕作、加工、運輸、 貯存、烹調及棄置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事實上,改變我們的膳食習慣、選擇本地產品,以及減少廚餘等,對減少我們的碳足印可謂舉足輕重。為此,不同業界都應該出一分力。

28. 自由黨多年前已一直向政府反映,當局理應利用本地良好及有效的衞生規管及食物安全監控制度,恢復鼓勵本地農業持續健康發展,重新發出牌照,讓農民以高科技及高增值的方法飼養活豬及活雞,以減輕我們對進口食品的依賴,並可為香港食物供應鏈提供可靠及低碳的選擇。

29. 同時,現時活雞供應嚴重不足,本港除了可以增發活雞農場牌照外,也應充分利用本地農場現有大量剩餘的空間,提高本地活雞飼養數量,另應研究由本地農場飼養雞苗的可行性,以及研究由本地農場直接供應鮮宰雞到各零售點,以鞏本港美食天堂的地位,達到除減碳以外的多重效益。

氣候變化須要跨界別及跨範疇的多方努力

30. 溫室氣體排放的問題本來就沒有地域之分,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及如何應對氣候變化,與我們地球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香港作為C40城巿氣候領袖組織的督導委員會成員之一,本就有責任與其他地區城市一樣,攜手行動以應對氣候變化的挑戰。

31. 事實上,香港在適應氣候變化上已有一定的基礎,本港多年前也曾將環保產業列為六大產業之一,只是政府一直支援不足,政策及配套措施欠奉,業界只能依賴自行發展,以致整體發展配套追不上社會需要及國際趨勢。

32. 時移勢易,現時環保產業已受到全球多個國家及地方重視,如何防治環境污染、改善生態環境及保護自然資源已成為經濟及社會發展的主軸。因此,自由黨亦促請政府,抓緊低碳之路帶來的新契機,以帶來多樣的社會效益,並全力推動環保產業,檢討支援政策及制定持續發展方向,以配合整個經濟發展及社會需要。

33. 最後,自由黨必須強調,應對氣候變化需跨界別及跨範疇的多方努力,政府、社會各界及市民亦須同心協力,致力提高能源效益及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以建構香港成為綠色低碳智慧型的城市,以充分應對氣候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