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公眾諮詢的回應 (2014年5月16日)

一、前言

  1. 為了防止工資過低,政府在2011年5月落實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每小時28港元水平的條例,而在2013年5月,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每小時28元上調至30元,升幅為7.1%。由於過去本港受惠於旅遊業興旺,以致經濟向好,令最低工資許多負面影響未曾完全浮現,但這並不代表社會無須為最低工資付出代價。中小企為了應付最低工資已是疲於奔命,除了人力成本驟增,招聘困難亦不容忽視。自由黨認為,政府就最低工資時薪水平作出檢討時,不能操之過急,亦不應為了勞工界的壓力而為加而加,反而必須小心考慮各方面的正反因素,才作出調整現水平的決定。

二、具體回應

受環球經濟影響 香港前景不容樂觀

  1. 根據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在2014年2月發表的《2013年經濟概況及2014年展望》報告指出,香港整體經濟表現在2013年有所改善,實質本地生產總值溫和增長2.9%,較2012年1.5%的增幅為高,勞工市場得以繼續處於全民就業的狀態。然而,增長步伐仍遜於過去十年4.5%的年均增幅,反映環球經濟在先進經濟體復蘇緩慢,連帶新興市場的增長亦隨之放緩的拖累下,香港整體經濟表現仍然欠佳。
  2. 事實上,香港經濟前景在2014年仍受到若干不明朗因素影響。首先,美國貨幣政策在新的聯儲局主席帶領下,或會對現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帶來轉變,息口反彈以致窒礙全球經濟增長仍是迄今最大的隱憂。其次,歐盟在多個成員國出現嚴重財赤及經濟結構失衡等問題下,未來可能維持長期低增長的格局,故歐債問題再度加劇的尾端風險不能完全排除。另外,倘若日本未能取得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日本央行或會進一步推出寬鬆措施,最終導致外匯市場更加波動。還有一些新興市場受先進經濟體需求疲弱及其自身供應面限制的影響,或難以重拾較快增長動力。加上中東政局依然多變,以及一些地區如烏克蘭的地緣政治爭端呈尖銳化,都有可能對油價及國際貿易往來構成較大的威脅。
  3. 總括而言,環球經濟在2014年仍有下行風險,而香港亦未許樂觀。因此,自由黨認為,在現時外圍經濟環境仍然嚴峻,本港經濟充滿暗湧的情況下,更應務實行事,審慎為上。若政府在此時將最低工資水平作大幅度調整,顯然未能顧慮周全,此舉或進一步拖累中小企營商環境,亦有可能令勞動市場帶來衝擊,拖累本港經濟下滑,適得其反。

漣漪效應不容忽視

  1. 參考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在2013年11月發表的《香港經濟近況及短期展望》報告指出,法定最低工資自2011年實施至今,受惠於期內大部分時間本地消費及訪港旅遊業興旺,帶動整體職位增長,令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對勞工市場所構成的壓力得以大大紓緩。以2013年計算,整體訪港旅客大幅增加11.7%至5,430萬人次,創歷史新高。而2014年1至3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3.1%,低於法定最低工資在2013年5月上調前的水平(2013年2至4月的失業率為3.5%)。
  2. 然而,根據政府委託顧問於2012年就「法定最低工資對零售業及飲食業的薪酬階梯連鎖反應」所進行的專題研究指出,零售及飲食兩大行業確實在最低工資影響下出現漣漪效應。以零售業為例,2011年9月每小時工資33.3元以下的業內僱員,受連鎖反應影響下,平均較2010年9月的工資增加 11.8%,其中受連鎖反應的影響估計佔 3.1 個百分點。飲食業方面,2011年9月每小時所取工資在32.2元以下的業內僱員,亦較2010年9月的工資平均增加13.6%,其中受連鎖反應的影響估計佔 3.5個百分點。由此可見,最低工資的實施以致調整,都會為零售及飲食業界帶來不容忽視的連鎖反應所影響。
  3. 另外,根據最低工資委員會識別的低薪行業中,以2012年經濟情況計算,中小型企業的僱員薪酬佔總經營開支43.7%,其中中小型企業的飲食業的僱員薪酬佔總經營開支達49.9%,而其他低薪行業如安老院舍的僱員薪酬佔總經營開支更高達55%,反映工資水平即使調整幅度不大,仍會對僱員比例較高的行業構成重大壓力。
  4. 除此之外,最低工資亦衍生了其他問題有待解決。在劃一的最低工資水平下,基層僱員多寧願從事工作環境相對較為舒適的行業,令部分行業出現人手短缺的情況。包括清潔、飲食、零售業等低薪行業,已經以遠高於最低工資的水平招聘人手,但仍找不到合適的員工,以致出現招聘洗碗工人的月薪過萬,但仍乏人問津的畸形現象。
  5. 因此,若計及由最低工資引發的相關人力開支,包括有薪休息日及午膳、勞保等,情況更是百上加斤。由於中小企未能如大企業般,透過加強經濟效益或規模採購等措施減省成本,若再調高最低工資,中小企隨時會首當其衝,黯然離場。即使可勉強繼續生存,由於根本沒有多餘的盈利空間抵銷薪酬加幅,故必須藉加價來轉嫁成本。因此,最低工資的調整亦同樣地影響著市民生活。

10.  調高最低工資並不只影響薪酬,更會進一步推高保險費、管理費、運輸費及各類物價等,最終帶來新一輪的加價潮,對中下層市民將造成較大的通脹壓力。因此,若政府以為調高最低工資對通脹的影響屬溫和,便輕率地向上調整工資水平的話,自由黨對此深表失望,亦期望當局在評估整體狀況時,特別考慮低盈利行業的經營情況,以全面的資料作準確評估。就此,自由黨認為最低工資水平若能維持現時水平,均有助紓緩業界顧慮。

基層勞工情況已顯著改善

11.  根據《最低工資委員會2012年報告》指出,受惠於勞工市場暢旺和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推動效應,僱員收入得以全面顯著改善。撇除法定最低工資不適用的政府僱員及留宿家庭傭工,整體全職僱員的平均每月就業收入於 2011年全年及2012年5月至7月分別按年上升 5.4%及2.7%。同期,就業收入在最低十等分的全職僱員的平均每月就業收入則分別錄得10.7%及8.1%的按年升幅,扣除通脹後仍有 4.8%及 6.4%的相應增長。由此可見,最低工資訂在28元的水平後,基層僱員的薪酬已大幅上升。

12.  根據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在2013年11月發表的《香港經濟近況及短期展望》報告指出,受惠於2013年5月上調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推動效應,帶動整體收入情況續見改善。工資及收入在2013年第二季全面穩健增長,其相應名義指數分別按年上升5.2%及5.0%,扣除通脹後實質上升0.6%及1.0%。較近期的數據顯示,收入最低十等分組別的基層工人就業收入在2013年首三季繼續錄得可觀按年升幅,達6.8%,實質升幅為1.4%。

13.  事實上,按統計處在2011、2012及2013年的《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顯示,隨著最低工資的推行,各個行業的每小時工資水平正不斷上升,以零售、飲食、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為例,零售業在2011年的每小時工資中位數為36.3元,2012年上升至38.5元,至2013年調整至40.9元,比較2011至2013年的升幅達12.7%。飲食業在2011年的每小時工資中位數為33.3元,2012年上升至35.2元,至2013年調整至37.2元,比較2011至2013年的升幅為11.7%。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在2011年的每小時工資中位數為29元,2012年上升至31.1元,至2013年調整至33.3元,較2011至2013年的升幅為14.8%。

14.  由此看來,自落實推行最低工資後,基層市民的收入已大幅上升,而政策本身亦達致防止工資過低的原意,生活亦因而得到不少改善,這是自由黨所樂見的。而且,《香港經濟近況及短期展望》報告進一步指出,全職僱員的就業收入大幅上升,有從事全職工作的就業人士已較容易脫離低收入組別,以致仍然留在低收入組別中的人士,較多是失業、工作時數較少的自願兼職或就業不足者。因此,既然最低工資已達到預期政策目標,而不少基層僱員的每小時工資亦早已大幅超越30元的水平,自由黨相信再度調高最低工資水平,反而有可能造成較大的通脹壓力,在百物騰貴的侵蝕下,甚至抵銷基層人士因最低工資而獲調整薪酬所帶來的好處。有見及此,我們認為在現階段維持工資水平不變,讓中小企在這段時期有喘息的機會,是最明智的做法。

民調證半數市民支持維持現時工資水平

15.  對於是次最低工資委員會就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展開公眾諮詢,自由黨亦進行了一項相關的問卷調查。是次民調在2014年4月25日至2014年5月5日期間,透過隨機抽樣方式進行,成功收集了4,612位被訪者的意見。

16.  若然將整體調查中的「每月個人收入介乎20,001-50,000元」及「每月個人收入在50,001元以上」兩個具有中產背景的受訪者(合計1,027人)群組作獨立分析,便會發現當中約一成五人認為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低,而其中的四成五則表示應維持現狀;相反認為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高者約三成六。換言之,這些具中產背景的被訪者中,高達六成支持法定最低工資應該調低或維持在現時水平。 (見表一)

表一. 現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就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進行公眾諮詢,你認為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低、維持現時水平或調高嗎?

調低

維持現時水平

調高

無意見/
好難講

「每月個人收入介乎20,001-50,000元」及「每月個人收入在50,001元以上」兩個群組所佔的成功受訪人數: 1,027

15.4%

44.6%

35.6%

4.4%

17.  另外,調查亦顯示,整體所收集的4,612位受訪者(即連同以上兩個組別之外,再加上「每月個人收入在20,000以下」、「沒有收入」及「退休人士」三個組別)之中,接近一成一認為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低;而表示工資水平應維持現狀的受訪者有三成九;至於認為工資水平應調高的受訪者約有四成三。換句話說,接近五成的整體被訪者亦支持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低或維持現時水平,即約每兩個人中,就有一個支持進一步調低現時時薪30元的最低工資水平或維持不變(見表二)。

表二. 現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就檢討法定最低工資水平進行公眾諮詢,你認為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低、維持現時水平或調高嗎?

調低

維持現時水平

調高

無意見/
好難講

整體成功受訪總人數: 4,612

10.6%

38.9%

42.5%

8%

因此,調查顯示,社會上並非一面倒地支持調高最低工資水平,反而無論是基層市民或中產背景人士,亦有超過一半受訪者不支持調高現行的最低工資水平,加上上述的種種因素,故自由黨亦會根據民意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