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致律政司袁國強司長請願信 (2016年3月5日)

致:律政司
       袁國強司長

要求正視涉事外傭判刑過輕問題 

近年涉及外籍家庭傭工虐兒的案件一直不絕於耳,引起社會極大關注。外傭僱主「真金白銀」聘請外傭,期望外傭能打點家中事務、代為照顧長幼,以致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專心工作。然而,部分外傭卻嚴重違反誠信,對難以反抗的年幼少主作出侮辱性及虐待的行為,令人非常反感。可惜,過往涉及外傭虐兒的案件均獲輕判,與法庭判處父母虐兒的案件刑責明顯不同;而有關刑期與女傭所犯的過失及為僱主家庭所帶來的傷害顯然不對秤,難以令人信服判決是公平公正。若說香港法律偏袒外傭,實不為過。 

以今年二月一宗被揭發案件為例,案中13歲男童疑於2011至2013年間多次被家中菲傭非禮下體及被迫性交,直至男童小學六年級在常識課獲取性知識後才了解過往發生的事件,始向母親哭訴揭發案件。現時45歲菲傭被控3項非禮罪,案件仍在區域法院審理等候判刑。事實上,過往年幼少主被外傭非禮的案件一直存在,可惜多數案件罪成判刑時雷聲大雨點小,法庭一再對外傭採取姑息的態度,以致問題重覆上演。自由黨重申對事件深表關注,期望若外傭罪成應予以重判以收阻嚇作用。 

事實上,相比父母非禮子女的案件判刑,外傭同類型案件的刑期著實過輕。於2015年12月,法庭裁決一名53歲父親於2014年1月至6月期間兩次要求女兒在其淋浴期間揉搓其下體約10秒罪成;雖然臨床心理學家評估被告重犯的可能性低,但法庭認為父親嚴重違反誠信,性侵犯行為令人極度反感,故判刑2年6個月(案件編號:DCCC564/2015)。可惜同年一宗印傭Eva Rizki非禮年幼女少主案件,(Eva Rizki協助女少主洗澡時,用其手指甲插傷女少主下體,使女童下體受傷致流血),則獲輕判只監禁4個月(案件編號:FLCC4894/2015)。雙方同樣嚴重違反誠信,對難以反抗的女童作出侮辱性的行為,但刑期之差別實在令人難以苟同。 

值得注意是,除了外傭非禮的案件,其他牽涉外傭犯罪的案件當局亦有「手軟放生」之嫌。以2015年1月審訊的一宗案件為例,45歲印傭Parijem於葵涌安蔭邨一單位內,虐待只有5個月的男嬰。僱主從家居閉路電視中發現印傭用手捏口鼻、猛力搖晃及抱起狂揈男嬰,更將男嬰「掟落床」,男嬰父親大怒下報警始揭發案件。印傭承認一項虐兒罪,但裁判官指本案與一般搖晃嬰兒案有別,故將女傭判囚14天,但緩刑1年(案件編號: TWCC184/2016)。 

翻查2009年7月一宗涉及父母虐兒的同類案件,一名年輕爸爸盧兆庭於屯門蝴蝶邨一單位內,由於與妻子爭執,狂踢3歲兒子腹部出氣,導致兒子腸穿肝爆,一度危殆。雖然被告解釋當時乃情緒一時失控而傷害兒子,而且感到後悔,並於當晚發現兒子仍然氣促後便即抱他送院。然而,區域法院法官直斥狠父獸性大發,非但沒有禮讓懷孕的妻子,更遷怒兒子;孩子並非父母的出氣袋或私人財產,故法庭不會姑息犯案者,就蓄意傷人罪判處入獄兩年(案件編號:DCCC116/2009)。 

事實上,兩宗案件中的被告均「忽然失控」而傷及孩童,從行為動機而言差別不大,而孩童除了不是父母的出氣袋外,亦不是外傭的發洩對象;但從法庭判刑之差別,可反映法庭偏袒外傭,判決亦難以達到反映公眾對案件極度反感的效果,委實令人非常失望。 

另一宗涉及外傭疏忽照顧的案件於2014年9月發生,印度籍女傭Lepcha Ronita於油麻地廣東道大安樓一單位內,嚴重疏忽照顧一名兩歲半尼泊爾籍女童,致使女童不慎爬出窗外,墮樓身亡。事後女傭竟謊稱案發時女童正睡覺,於是去洗澡,澡後發現女童失蹤;直到警方翻看附近閉路電視影帶後,揭發被告在女童墮樓前已離開所住大廈,墮樓後才回家,女傭才承認疏忽照顧。裁判官判刑時指出,被告雖沒有虐待女童,但其行為帶來不幸後果,案情嚴重,故需判即時入獄一個月(案件編號: KCCC 3371/2014)。 

然而,於2009年10月,一名年輕母親張嘉麗獨自抱着三個多月大的女嬰到商場購物時,不慎將女嬰跌倒扶手電梯上,令她頭顱多處骨折,卻未有即時求醫,一個月後才由母親揭發帶女嬰往醫院。被告承認一項「對所看管兒童忽略」的控罪,區域法院暫委法官斥責被告延誤醫療令女嬰獨自忍受斷骨的痛楚,承受不必要痛苦,是極度自私及殘忍,故判她入獄20個月(案件編號:DCCC485/2009)。 

案件中年輕母親的自私,為女嬰加添了額外痛苦,法官認為有關行為不能接受;然而,在印傭Lepcha Ronita的案件中,印傭同樣出於自私,罔顧女童安危,擅離職守,結果釀成人命損失,令受害家庭痛失至親,帶來不能磨滅的傷痕,但印傭所受到的刑責卻只是短短一個月。法庭的判決完全漠視受害家庭的痛苦,完全違反考慮刑期時應平衡受害人與及其親人所受到的委屈;試問有關判決,如何令人心悅誠服? 

同類型案件的比較不勝枚舉,法庭在審訊外傭虐兒案件過程中一直強調案情的嚴重性,但最終刑期過輕,難以對香港家傭作為小孩照顧者產生阻嚇作用。事實上,外傭的一時失控或情緒不穩,會帶來小朋友成長的陰霾;而一時的疏忽,會造成無法彌補的瘡疤。因此,法庭的裁判理應就保護兒童、撫平家長的氣憤以及裁決能起阻嚇作用三方面予以重判,以還受害家庭、外傭僱主及社會一個公道。 

現時香港有超過三十萬個家庭聘請外籍傭工,若外傭判刑成為參考案例,不但未能為外傭虐兒帶來警惕作用,反之其他外傭「有樣學樣」,以為刑責輕而掉以輕心,受害的將會是其他外傭僱主家庭。自由黨對有關問題深表關注,現特致函,祈請律政司重視有關判刑對整體社會的影响,重新檢討對外傭虐兒的判刑,將有關案件向原審法官就判刑提出覆檢(review)要求,又或向高等法院上訴刑罰過輕,要求加刑,嚴懲犯事的外傭,以還受害家庭、外傭僱主及社會一個公道,敬希早日賜覆。        

                                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召集人
                                                                     及東區區議員
                                                                                                        李鎮強
2016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