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回應《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 (2014年4月30日)

前言

關於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鑒於對香港未來的民主化及社會發展相當重要,自由黨認為必須抱著謹慎和負責任的態度去處理,任何方案都必須符合兩個重要原則。首先是必須符合《基本法》及全國人大的有關決定,不能超出這個範圍照搬外地的經驗。

此外,選舉方案必須循序漸進。事實上,環顧外地的經驗,民主化的進程絶不能走回頭路,但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出現動盪,對社會及經濟民生都帶來衝擊。因此,香港的民主化亦應穩步向前,一步一腳印,不能追求一步到位的冒險做法,用全港市民和整個社會的福祉做賭注。2017年並非終極方案,先落實一人一票普選特首,日後再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不斷完善,才是對後代負責任的做法。

根據這兩大原則,自由黨參考了各方面因素和社會各界的意見,提出了2016和2017年兩個選舉辦法的方案,具體建議和理據如下﹕ 

具體方案

一)行政長官選舉

  1. 在第四界別增加100席,全數給予區議員。其它三個界別亦應分別增加100個席位,故提名委員會的委員總數將增至1600人。但各界別內的人數和比例可根據實際情況而進行微調。而新增的委員需在其界別內具有代表性、對經濟有實質貢獻,能發揮實質的功能。而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亦需要擴大,選民人數需要增加。 
  2. 特首候選人的甄選程序可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任何人只需取得八分之一的委員(即200人)提名即可入閘,上限不可超過300人。

第二階段﹕a) 允許不多於三名候選人出選。具體程序可參考現時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的做法,採取「得票最多者當選」制,只須規定投票人可投票數目的上限即可,不設下限。例如若允許三名候選人出選,則每名選委最多可投三票,最少可投零票。 

    3. 特首候選人必須得到過半數票才能當選行政長官。另外亦應參考部份國家的做法,推行全民強制投票。 

二)立法會選舉

  1. 保留功能組別的模式,但須擴大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以加強代表性,以便符合普及和公平的原則。 

方案理據

  1. 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令到香港的最高領導人要向全港市民直接問責,無疑是香港民主化的一大突破,是值得支持和擁護。但根據其它國家和地區的經驗,全民普選極容易導致民粹,並造成福利社會。因此,普選的制度必須能防止這個情況出現,其中一大關鍵就是要維護提名委員會的實質權力,並採取寛進嚴出的原則,以確保香港不會出現民粹特首。 
  2. 一直以來,由於香港的政治環境較為獨特,出現了政治權利與社會貢獻往往不成正比的情況,交稅多的、對社會貢獻較大的群組,反而少被照顧,加劇了社會的分化。故將來提名委員會的運作安排必須扭轉這個失衡的情況。 
  3. 第四界別新增的100名委員名額全數撥歸區議員,再加上現時的117人,已有半數的區議員可投票選特首。這個做法是為了加強提委會的民意基礎和民主程度。只是由於區議員的代表性不及立法會議員,所以才不考慮全部區議員加入提委會的做法。至於其他三個界別新增的委員及其選民都必須確保在其界別內具有代表性、對經濟有實質貢獻、能發揮實質的功能,不能夠濫竽充數。這個安排應有助扭轉政治權利與社會貢獻不成正比的現狀。 
  4. 八分一委員提名即可入閘,以及設立300人的提名上限的做法,是希望以較低門檻吸引更多有志服務香港和有質素的人可以入閘,讓社會和提名委員會加以考慮。而不多於三名候選人出選的限制,則可令候選人積極爭取提名委員會內跨界別的支持,而不是只依靠其中一個界別的支持就可出選。與此同時,亦可避免太多候選人會導致選票被分薄,影響公信力。因此,這個寛進嚴出的安排是充份考慮了民主、效率及認受性等因素,在這些因素之間取得最好的平衡。 
  5. 特首候選人必須得到過半數票才能當選的建議,可確保其公信力和認受性。而全民強制投票,亦可鼓勵市民承擔公民責任,並藉此提高整個選舉的認受性和公信力,真正做到一人一票普選特首。由於得到更多市民的支持,政府的施政效率也可提高。 
  6. 在立法會選舉方面,功能組別的存廢至關重要。自由黨聽取了不少界別的意見,都認同功能組別有其貢獻和存在價值,可以體現均衡參與的原則,令政策的制定更加客觀和全面,所以認為其角色不應該被過份醜化,仍應予以保留。只是目前的運作模式存在代表性不足的缺陷,所以必須加以優化。 
  7. 另外,功能組別的選民人數需要增加,但必須確保選民質素,確保選民在其界別內具有代表性、對經濟有實質貢獻、能發揮實質的功能,不能夠濫竽充數。這個安排與關於提名委員會的相關建議一樣,應能有助扭轉政治權利與社會貢獻不成正比的現狀。惟具體增加的選民數字可由各界別自行決定。 

總結 

1.  自由黨今次提出的建議並非最後定案,而是一個可供各方協商的基礎,期望能藉此收窄各方的分歧,加強凝聚社會共識,推動香港民主向前邁進。自由黨堅持行政長官選舉不能原地踏步,所以即使最終的方案不能滿足自由黨所提出的全部要求,但只要能符合各方面達成的共識,並能令所有合資格選民可以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自由黨都會支持。